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Contact

你又发现了一本混沌魔典

而且他非常的ooc

哦设定还是之前的那个电影版古尔丹是麦迪文的学徒,要是麦迪文把卡德加也收做学徒这样他就有两个学徒在卡拉赞了

场面一定很爆炸

 

Contact

 

安度因·洛萨经常拜访这种高塔,这位麦迪文的至交好友风趣幽默,还很健谈,有时他还会带着迦罗娜一同到来,作为暴风城将军的他有很多关于征战的故事,而生活在德拉诺的迦罗娜也会讲诉起异世界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引得一向好奇的卡德加也放下书本跑去和他们聊天。于是卡拉赞被鲜少使用的会客室在洛萨来的时候,往往有四个人,客人洛萨,主人麦迪文,主人的学徒卡德加和时不时在他们的谈话间吐槽的迦罗娜。

“我好像从未见过你的另一位学徒”。

洛萨突然提到了这句,还未等麦迪文说什么,迦罗娜抢先回答。

“古尔丹他总是一个人待着”。

卡德加立刻望向迦罗娜,他希望她能说出更多有关于他的同学的事情,但另一方面,他的道德又不允许自己打听对方的私事。

“在氏族的时候也是,他很少和人交谈也不长在人前出现,直到他被氏族赶到荒野……”

“赶到荒野?为什么?”

哦,他还是没有忍住,迦罗娜看了一眼身体前倾的年轻法师一眼,继续说道。

“氏族中不会留下弱者和废物,你看到他的腿了么?”

卡德加摇了摇头,在他印象当中兽人总是用宽大的袍子将全身覆盖,但他很快的想起了他不正常的走路姿势,和迟缓的,在攀爬卡拉赞漫长的楼梯时低声的咒骂。

“他的腿……不灵便?”

麦迪文喝了一口茶,望着他其中一个学生脸色变的难看起来,他还年轻,但不太敏感,可以称得上有些迟钝。

“他的腿有残疾,天生的,在氏族的时候他就不经常出现在人前……”

迦罗娜又以她自己事迹举例说明了一下,还简单讲述了一下独自在德拉诺的荒野中前行是多么的危险,最后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

“所以看到他没死,我们都还挺惊讶的”。

看到法师一脸的不认同,迦罗娜继续说道。

“天生残疾意味着他独自狩猎很艰难,我倒是可以自己养活我自己,他可就说不定了”。

这段话令法师有些浑身发冷,他很难想象一个人被自己的族人扔到荒野中等死会是一种什么景象,所以每次他向古尔丹询问起他所在的氏族和他的家人,兽人总是沉默,或者干脆不耐烦的把他赶走。

那么他不出现在任何人面前是因为恐惧吗?

年轻的法师在自己的笔记中写下这个段话,夹杂在记录迦罗娜所描述的兽人氏族的习性中。

如果他还会出现在我面前,那么就说明他不是那么抵触我。

他看了看和麦迪文交谈的洛萨,听说他们是很好的朋友,离群索居的守护者喜欢安静,厌恶社交,但他仍然欢迎洛萨时不时的来卡拉赞做客,虽然偶尔也会抱怨他喝光了自己最好的酒,而忙碌的守护者也会抽出自己的私人时间去暴风城,探望他成为国王,很难离开暴风城一步的莱恩和他的家人。

我觉得这样很好。

写下这句的法师开始看着自己的笔记发愣,他站起来告诉自己的导师,自己想起有一本想要找寻的书,但这真是个不高明的谎言,麦迪文看着避开自己的目光闪烁其辞的卡德加,点了点头,他看着自己学徒匆忙离去的背影,喝了一口茶。

“年轻人”。

他感叹道,对着洛萨伸出手。

“我又赢了”。

洛萨用力地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币放到守护者的手里。

“你的学徒要让我倾家荡产了”。

他抱怨道。

“你可以来卡拉赞骗吃骗喝啊”。

对他的抱怨,迦罗娜不以为然的反驳到,暴风城的指挥官哀嚎一声,坐回椅子间。

卡德加走在卡拉赞的走廊间,这座高塔很大,有时候就像迷宫,但年轻人的精力让他在这里依然保持着轻快的脚步。他已经去过餐厅和露台,他的同窗都不在那里,以他对古尔丹的了解,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地方。

他走进图书馆,这里静悄悄的,散发着老旧纸张和灰尘的味道,兽人对于隐藏自己的行踪特别在行,卡德加怀疑他们有着和野兽相媲美的直觉,但没关系,卡德加站在一个书柜前开始施法,魔法能量开始在他手中汇集,要快,他想,还不需要那么强劲,这里都是些珍贵的书籍和脆弱的书架,我不能伤害到它们。

古尔丹感到一股熟悉的魔法能量掠过他身边,好像一股划过的微风,他伸手感知到了这股能量,熟悉气息挟裹着那个年轻人类的好奇和仿佛永不止息的精力,这股能量发现了他,它们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好像昆虫伸出的触角,碰触着兽人。

古尔丹合上自己手中的书,把书本塞回书架,那股能量消失了,他几乎要听到卡德加急促的脚步声,他伸手在空中做了几个手势,吐出一段咒文。时间刚刚好,年轻的法师出现在书架的尽头,他的呼吸因为跑动而变的急促,脸也有些发红,他走到古尔丹旁边,一脸疑惑,原地转了一圈打量高高的书架。

难道他以为我会躲在书架上吗?

隐藏起来的兽人在内心发出一声冷哼,卡德加经过他的身边,他几乎能感受到他身上因为奔跑散发出来的热度,古尔丹屏住呼吸,看着法师又转过身,距离自己的藏身处越来越近。

但他只是拿起了兽人刚刚阅读过的书本,随意翻了翻又放了回去,他泄气一般的叹气,惊起一股灰尘,打了个喷嚏,然后离开了这里。

脚步声渐渐远去了,兽人松了一口气,他解除了自己的法术,活动自己麻木的腿——尤其是那条天生的跛足,诅咒先祖赐予我这个,他刚放松自己,就听到了书架尽头传来一阵轻笑,兽人转过身,看到那该死的人类从书架另一头走出来。

啊,他忘记了,他们是一个老师教导出来的,遮蔽自己身形的法术,他会,他自然也会习得,他看了一眼卡德加,而且他的法术比自己更熟练效果也更完美。

“你们的茶话会结束了?”

他希望卡德加能听出自己不满的语气,但人类摊了摊自己的双手,拿起一本书,在图书馆的地上坐下来开始翻阅。

“没有,但我更想找你一起看书”。

这可真是新鲜,卡拉赞的神秘和遮蔽立场让常人都无法靠近这里,离群索居的守护者也不怎么欢迎外人来到这里,只有守护者的挚友,被称为洛萨的那个人类偶尔带着迦罗娜前来拜访,带来外面的礼物和见闻,卡德加很喜欢他,看得出来待在卡拉赞的日子把他憋坏了。但古尔丹可以忍受这个,他天生的残疾和在氏族的遭遇让他更享受独处的时光,没有那些让他感到焦虑的目光让他更为安心,忍耐孤独,那是他的优点之一,他小心翼翼的维护自己为数不多的,优于常人的部分,

“你站着不累吗?”

而这个法师,古尔丹望向席地而坐的卡德加,属于年轻的活力和法术上的天赋异禀几乎让兽人感到有些刺眼,通常情况下,他都会选择避开这些备受先祖宠爱的人,但这座塔内的活物太少了,这个好奇又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就好像曾经在荒野中跟随他的秃鹫一样,无论他在哪儿都会找到他,但他又和那些秃鹫不同。卡德加看着兽人,往旁边挪动了两下,示意对方坐到他的旁边,但古尔丹只是装作没看见,他用眼角余光看到年轻的人类脸上带着些许失望。他和那些人都不同,那个年轻的人类的力量十分强大,虽然他现在只是崭露头角,但同为施法者,古尔丹只需要接触到对方周遭的空气就可以感知到对方的魔力——是的,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另一个优点,他的感知力要比其他人都强——卡德加充沛的魔力充满着力量,一些强大的无法驾驭的元素在他刻出的魔符下臣服,他是不同的,古尔丹曾听到他的导师这样形容卡德加,他在孩童时就被选出成为守护者的候选人,之后便一直待在达拉然的象牙塔中。他强大,但从不骄傲自满,这和兽人所见的大多人天赋异禀的人不同,他从未对兽人报以强者对于弱者的鄙视和恶意,就连那些充满质疑的目光也没有,人类总是瞪大好奇的目光看着他,从一开始就是,他的目光追随着他,但不令人讨厌,如果古尔丹猜自己开口需要他的帮助,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

但他这样做,要比那些恶意和歧视更让人难受,初尝善意令兽人感到新奇,也感到恐惧,卡德加和他的魔力一样,仿佛昆虫的触角一般时不时的碰触到他自己以为早被抛弃掉的柔软部分,这被他雪藏起来的部分令他感到不适。太晚了,他想道,如果我没有遇到那些事,如果我是个年轻的从未离开过氏族流浪的兽人,也许我会更容易毫无防备的和他混熟。

卡德加现在不看书了,他拿出自己的笔记在上面写着什么,笔尖划过纸张沙沙作响,还时不时的抬起头看古尔丹一眼。

“你不休息一下吗?”

这是他发出的第二句有关于他身体状况的疑问,古尔丹看着卡德加,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太敏感,他在思考这个人类是否知道了一些什么,于是他挪动自己跛足的那一条腿,仿佛因为站立太久令他痛苦不堪一样,他踉跄了一下,那个法师立刻跳起来握住了他的胳膊。

“你还好吗?”

人类紧张的问道,但兽人只是把眼睛眯起一条缝看着他,卡德加看着对方的表情仿佛觉察到了什么一般,松开了他的手,他兽人迈开跛足的腿,向前走了一步,把法师推到了书架上。

“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古尔丹的声音低沉的可怕,喉咙里发出可怕的嘶哑声,这是他发怒的前兆,卡德加虽然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但他的内心仍然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因为兽人的阴郁和谨慎,他从未和卡德加如此接近过,而现在,卡德加甚至可以好好看清他上唇的一道伤痕。

“是谁告诉你的”。

兽人的双手握住卡德加的肩膀,他的力气可真大,人类皱了皱眉,他注意到古尔丹放开了他。

“迦罗娜?”

卡德加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古尔丹转过身,因为愤怒而喘着粗气,他早该这样做的,就像他当初所想的那样,一旦他获得力量,他就毁掉那个地方,毁掉那里的所有人,再也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听说过他出生的地方,他的过去,他的历史,他遭受的一切,那些令人痛楚的一切都改化为灰烬!一些汹涌着的魔法在他手中呼啸着,他看着自己的掌心,又愤恨的握紧,让那团能量顺着他的指缝溜走。力量还不够,这些力量根本不够,他需要更加强大,更加快速的力量,他可以为了它付出一切代价!

“……古尔丹”。

他忘了这个法师还在,还没有平复情绪的兽人快步走了起来,打算离开这里。

“等等”。

卡德加拉住了古尔丹的胳膊,兽人看着他,一时间考虑自己要不要攻击他,而年轻的人类张着嘴,他发出几个无意义的音节,然后又拽了拽他的胳膊。

“我想……我的意思是,我能帮助你”。

“你能帮助我什么?”

跛足的兽人反问道,这是他听到过最好笑的谎言,他笑了出来。他认为他能帮助他什么?他有什么资格说出这句话?他又是想到了什么?但那些已经过去的时光无法回来,就好像那些旧事无法被忘记一样。于是他甩开了卡德加的手,继续往前走。

“我只是想帮你”。

这次他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图书馆。

 

傍晚,卡德加坐在古尔丹的房门外敲了敲,里面没有动静,但卡德加知道他在,他只是告诉他,他来了。年轻的人类靠着墙边坐下,看着走廊窗户外的景象,翻涌着的乌云遮住了星星和月亮,窗外一片黑暗。这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达拉然的日子,那些独自躺在床上偶尔失眠的夜晚,他总是看着窗外的云朵和星月打发时间,有时候他会回忆白天习得的法术,有时候也会回忆起自己模糊不清的,曾经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时光,还没有展现出他天赋异禀的魔力的时光,现在那些记忆连一点影子都没有留下来。

他又敲了两下门,自顾自的说起话,从窗外的天气说起,讲到达拉然的景色,那是一座浮在天空的,只属于法师的城池,他们克己,遵守着律令,就好像离群索居的守护者那样,他们把自己放在了天空之上,和世人与世隔绝。卡德加在年幼时因为天赋被送到了达拉然,他原来是有个名字,还有个姓氏,他有父母,似乎也有几个兄弟姐妹,但他都不记得了,议会给了他新的名字,就好像麦迪文那样,他的新名字来自矮人语,寓意是‘信赖’。但那时候他并不在乎这些,他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陌生的法师,他们都是他的导师,白天他学习那些精妙的法术,夜晚一个人品味寂寞。作为守护者的候选者,他不允许有太过于沉迷和异于常人的爱好,于是唯一被允许保留下来的爱好就是记录自己观察到的一切。直到他来到了卡拉赞,接触到了那些和他之前所见不同的世界,虽然这也是另一个孤岛,但这里的人对他并不严厉,也不会抑制他想要做的事,守护者很博学对他很宽容,莫罗斯更像一个温和的长辈,洛萨是一个容许年轻人一切好奇心的忘年交,而古尔丹则是他感到最为奇妙的部分,他从未有过同学,这种和他处在相同境地的人让他感到新奇,虽然他抵触他,努力回避他。

“我不该打听你的私事的,尤其那些部分……你不是很喜欢”。

门打开了,卡德加跳了起来,他打量将门打开一条缝的兽人,他的脸上带着睡眠不足的疲倦和暴躁,卡德加下意识吞了吞口水,把脚边的东西往身后推了推,兽人探身看到了他身后的东西,一个盒子里面散发着食物的香气,另一个壶里面应该是液体。

“这是啤酒,还有馅饼……樱桃馅饼,很好吃”。

“你一边喝啤酒,一边吃樱桃馅饼?”

卡德加的口味真是一如既往的让古尔丹大开眼界,他真的无法想象这两种东西搭配在一起的味道。

“哦,我去了趟闪金镇……就是人类的城镇,那里的啤酒和馅饼可真是不错……”

法师搓着手,看来他还以为兽人仍然在生气,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说道。

“所以我带了一些回来,想和你一起分享”。

卡德加往边上了靠了靠,展示地板上的两个靠垫和一旁的两个酒杯,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他是不同的,古尔丹又想到了麦迪文评价卡德加的话,他是不同的,特别的,兽人抿紧嘴唇,坐了下来,拿起其中一个酒杯倒了点啤酒,打算碰都不碰那些馅饼一口。他的行为算是一个和解的新号,卡德加也坐下来,拿出一块馅饼,咬了一大口,一些食物的碎屑粘在他的脸上,看起来他小了不止十岁,兽人用力的叹了一口气,在内心收回原来称赞这个法师的评价,也拿起一块馅饼吃了起来。

“我在想一件事,古尔丹”。

喝了两杯啤酒之后,人类突然说道。

“如果你没有这样,我是说你的腿,如果你不是这样,就不会遇到那么多让人难受的事情……但是那样的话,你就不会遇到麦迪文,也不会来到卡拉赞,也就不会遇到我了”。

兽人一时被人类的逻辑惊呆了,他看着卡德加,竟然没有反驳。

“我也是,如果我没有离开我的家人,没有在达拉然度过那些孤寂的日子,我就不会来到这里,也不会遇到你了”。

卡德加越说越兴奋,他挥舞着自己的手,

“我们可是两个世界不同的种族,能成为朋友,那可真是……”

他脸上带着那副傻乎乎的笑容说道。

“那可真是……命运真是神奇”。

兽人沉默了一会儿,但卡德加对他的沉默已经习惯了,所以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他也只是笑了一下,准备换一个话题。

“我可不记得,我和你是什么‘朋友’”。

他说道,馅饼的味道还不错,于是兽人又拿了一块。

“按照人类的习俗,从你和我分吃同一张馅饼开始,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

嘴角带着馅饼碎屑的法师这样说道,朝着兽人举起杯子,古尔丹瞪了他一眼,并没有动作,但卡德加依然不依不饶的在他面前举着杯子,大有他不照做就不放弃的意思,古尔丹只好举起自己的杯子,敷衍的和卡德加碰了一下。

 

                                                                            ————————————————2016/8/4 23:45

 

广播剧害人啊,真的,害人啊。

简直要死,前半部分是用手机在单位写的,后面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写到那么多,也觉得特别偏题,但是已经跑不回来了,真是虎头蛇尾(摔

有些法术是照搬的广播剧的,比如卡德加用来搜寻古尔丹的法术,和古尔丹的隐蔽法术。

我要睡觉去了。

 

 

附赠一个二十分钟的摸鱼

 

 

“我做了一个梦”。

古尔丹带着一股眠不足被吵醒的暴怒情绪瞪着法师,但那个法师带着两个黑眼圈,情绪却十分高涨。

“我梦见在一个荒芜的岛屿追踪你,你去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一路留下陷阱,我追了你一路”。

“这就是你醒来之后就把我吵醒的理由?”

兽人转过身打算把门关上,但是卡德加抓住了他的胳膊,顺势挤进了他的屋里。

“出去”。

他想把法师推出去。

“那是个墓地,一个恶魔的墓地,你打算受制于一个恶魔,打算开启它,我去阻止你”。

但那个人类就像一条八爪章鱼一样难以抓住,他得寸进尺的靠近了兽人。

“我们在墓地交战,我对你说了许多刺激你的话,你特别愤怒,几乎想要杀死我”。

“你要是在这样我就真的掐死你,我能做到”。

“那你想不想知道谁赢了?”

古尔丹松开了卡德加的手,看着他。

“我们谁也没赢”。

“你快给我滚出去”。

“等等,等等古尔丹,你获得了力量,开启了那个墓地,我施了个防护的法术,不然我就死了……你赢了你赢了你赢了,快放开我!”

古尔丹关上了门,把人类法师的叫喊关在了门口,他松了一口气,背靠着门,看着自己的双手,和梦中不一样,他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但和梦中不一样,他没有受制于人,也不是一个即用即抛的棋子,他是自由的,而且……

“古尔丹,我要和你谈谈……”

他听着敲门声,回忆起梦境中那个强大的,对他包含恶意以至于让他感到无比恐惧和憎恨的法师,摇了摇头,他不会变成那样的,至少他不会那样对待自己,他是如此相信他,就好像在梦境中他相信他一定会杀死他一样。

这是个多么奇妙的梦啊。


热度(38)

  1. 魂-球兒鹿角小兔腿 转载了此文字
    這CP絕對邪教XDDDDD我可以完整看完寫手真的很強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