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Defect

一块邪能治疗石……

这篇估计有些人看过了,但我还是想说……手机码字好痛苦啊……


Defect

 

只要这个法师进入经常围着自己打转并且时不时的偷偷看他两眼的状态,古尔丹与生俱来的本能总会告诉他这没好事,但这种鉴于情况几乎每天都在发生,避开这个人类变得越来越艰难。而卡德加,在寻找藏起来的古尔丹的技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值得庆祝的熟练度,他就好像一条年轻的嗅觉灵敏的幼狼,就算古尔丹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他也能轻易的嗅出对方在地下三尺的位置,并且亲手把他从土里刨出来。

但人总是要挣扎的,古尔丹坐在他潜藏的小角落里,试图假装自己是一盆植物,但卡德加发现了他,人类面朝他抱着双腿坐下,瞪大眼睛和他对视,直到兽人承受不住他的目光,先一步移开视线。

“你输了!”

他大叫道,从地上坐起来,对着兽人伸出手,示意对方可以拉着手站立起来,他还记得他的腿不方便,虽然古尔丹对此抱有一种消极的情绪,但他对他的帮助已经并不是那么抵触了。

“我刚看了一本书”。

他总是以这句话作为交谈的开头,古尔丹握住了他的手,把一些重量偏移上去,借助他的力量站起来。

“听说萨满和野性之灵交谈之后,可以变成狼?”

听到这句话,古尔丹第一时间甩开了人类的手,开始大步前行,卡德加紧随其后不停的想要劝服他。

“说真的,一次,就一次,我很好奇”。

他继续往前走,但人类轻快的脚步更迅速些。

“我保证不和人说出去……一次!拜托让我看看吧,我听说巨魔的一些萨满祭祀可以变成风蛇和龙鹰……只有你们兽人可以变成狼……”

他走到古尔丹前面拦住他的脚步,拉住他的袖子。

“拜托——”

他拉长音调,一双眼睛亮闪闪的注视着他。可惜古尔丹并不吃他这一套,他换了个方向打算摆脱这个家伙的纠缠。

“你是萨满祭祀吧,麦迪文老师说过的……”

卡德加要是那么容易放弃,那他就不是卡德加了,坚持不懈是他的优点,如果这个不行他还可以把这项优点变成纠缠不休来解决问题,反正这个兽人就吃这个一套,他是知道的。

“你该不会……没有学会这个法术?”

古尔丹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卡德加,这是他发怒的前兆,但无所畏惧是卡德加的又一个优点,何况他已经面对过兽人无数次的怒火又相安无事,于是他继续说了下去。

“没关系,我不会说出去的”。

兽人又一次甩开了人类的手。

“激将法对我不管用,法师”。

“哦,真的?可是你眼睛变红了”。

兽人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卡德加吹了个长长的口哨,他这就算是答应了,不过再等等,他一定会……

“我可以变成幽魂之狼,但首先”。

恩,来了,惯常的约法三章,我就知道,卡德加努力让自己别笑出来,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首先,你不能摸……我是说不能碰我”。

人类发出一声怪叫。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完全变成狼了,为什么!”。

“我不想变成狼之后被人毫无尊严的从头摸到尾,你想一下你摸狼的时候就是在摸我,再决定你要不要这样做”。

卡德加思考了一下,似乎在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看到他纠结万分的表情,古尔丹又填上了一句。

“不许摸,不然我就咬断你的喉咙”。

“好吧”。

卡德加点了点头,反正他又不会真的咬死我,法师想,他最多在我手上咬一口,反正一个牙印换来能够近距离观察并且抚摸萨满的幽魂之狼还是很划算的。他后退一步,给了兽人足够的空间施法,但古尔丹对了他又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后退,看起来他不是很相信我做出的保证,法师撇了撇嘴,鉴于他的“劣迹斑斑”,他真的不好要求兽人不这么想。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古尔丹让他退后的意义,萨满祭祀的施术方式和法师的完全不同,法师命令元素,用自己强大的力量和掌控力让它们臣服,而萨满祈求元素,调动自己全部的精神和元素交流,甚至融合,虽然卡德加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兽人放弃了这条道路选择了追随他的老师,但目前看来他依然很称职,至少元素还没抛弃他。

兽人俯下身,双手撑在地面,裸露在外的手掌变成了毛茸茸的爪子,身体覆上毛皮,脸部变出细长的狼吻,他的喉咙发出咕哝声,但很快变成了野兽的咆哮。原来是古尔丹的位置上出现了一条狼,和艾泽拉斯的狼不同,这条狼要大上很多倍,狼嘴边还有堪比兽人的獠牙。卡德加抽了抽鼻子,现在他就连味道也变得像个野兽,法师迫不及待的往前走了一步,狼的嗓子里发出嘶吼阻止了他。

不知道他的意识是否还能够维持,想到这里,法师停下了脚步,他半跪下来注视着和野性之灵融合的兽人,灰白的毛皮,琥珀色的眼睛,毛发有些杂乱,卡德加仔细的观察对方,直到那条狼避开了他的视线。这个熟悉的动作让他笑出声来,狼又发出一声咆哮,但在卡德加听来有些反驳的意味。他对着他伸出手,灰白色毛皮的狼朝他走了两步,随这他的动作,卡德加发现了狼的跛足,一条无法着地的后腿在他没有袍子和衣物遮盖的狼形态下暴露无遗,注意到人类的表情和目光,狼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腿。

“我不该在意这个,我很抱歉”。

狼只是用鼻子碰触了他的掌心,野兽的鼻子有些凉,还湿漉漉的,他发出低沉的呜呜的声音,好像在告诉他别在意。

“你在安慰我对吗?”

卡德加对那条狼说道,狼的耳朵后靠,对他露出利齿,人类几乎能听到兽人说“我才没有这样做”,他开心的大笑起来,两只手握住了狼的两条前腿,把这只野兽拉进自己的怀里。

现在威胁性的嘶吼变成了咆哮,但什么都不能阻止卡德加把狼抱在怀里从头到尾揉了个遍,他感觉到对方咬住了自己的胳膊,但因为天冷,他已经换上了冬季的袍子,所以他的胳膊只感觉到了牙齿并没有感到疼痛。随后他被推开了,脑袋撞到地面上有点痛,他揉了自己的头站起来,他的兽人朋友坐在不远的地方,衣物凌乱的喘着粗气,看来他是用了极大的力量把法师推开。

“我就不该……你竟敢……”

古尔丹用最快的速度站起来想要转身离开,卡德加立刻跟在他后面向他道歉,说一些赞美这个法术的话,询问他狼形态的时候能否保持意识的问题,最后的最后,他又加上了一句。

“毛皮手感不错,我说真的”。

 

对于这件事的影响已经到了不得不由他们老师出面来解决的地步,麦迪文看着坚定的不打算再和法师说一句话的兽人,又看了看他一脸无奈不觉得自己罪大恶极的人类学徒,守护者稍微思考了一下,顺手施法把卡德加变成了一只茶色的猫,他拎起那只猫的脖颈朝着古尔丹扔过去,猫在半空中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直到被兽人接住。

“你摸回去就扯平了”。

一想着自己怀里抱着的是什么东西,古尔丹立刻想把猫扔在地上,但那只猫露出爪子死死的抓住他的袍子不放。

“卡德加明天写一份有关变形术的学术报告给我”。

他又说了一句,猫发出一声惨叫,趁这个空挡,他终于被兽人丢在地上,一路小跑逃出门外。


热度(3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