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一个邪教

又是手机摸的鱼……发在子博上,因为怕被人打,仍然是投喂基友所做的邪教文,主要是电影版小说设定的祖师爷是麦迪文的学徒太魔性了,忍不住想了麦迪文要是把这两个人都收回卡拉赞当徒弟会是怎样……
呃,别打我我只是条兔腿

之前的那篇http://hcirteid.lofter.com/post/235072_b71a7bf





虽然他们共同居住在导师的高塔中,但古尔丹从不允许卡德加进入自己的房间,在两名学徒共处的学习空间内,充斥着法师大量的个人物品,羊皮纸和墨水,和奥术相关的魔法书籍,用来封信的火漆和印章,挂着长袍和旅行斗篷的衣架,比动物油脂制成的蜡烛更明亮的魔法灯,填充羽毛的靠垫和描花茶具。这里到处都是人类的物品,倒不是说这样令人厌恶,只是在私下里,古尔丹更喜欢让自己置身于不那么“人类”,也是他所熟悉的空间里。
所以他的房间,对于卡德加而言是个可以研究兽人文化的宝库,虽然现在人类已经不会好奇的观察兽人日常行为。但随着卡德加的学识和法术日益增长,他对卡拉赞的探索区域一路扩张,最终抵达了兽人的门口。
古尔丹几乎是拼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在房间的门上下功夫,当卡德加学会如何变成乌鸦飞到阳台的时候,他又只好分出一些精力给窗户下防护咒语。而他们敬爱的导师,有时候教卡德加一些破除法术的小技巧,有时候教古尔丹几个好用的防盗咒语,至少这样也算是公平了。今天古尔丹房间的大门是完完全全打开的,所以卡德加路过兽人的房间时,特意捏了自己的脸,证明自己是否在睡梦中。很疼,不是做梦,小法师开心的跳了起来,他小心谨慎的放了几个法术确认这不是古尔丹给他下的圈套,尽量放轻脚步潜进屋子里。
哇哦,这可真有意思。
这张毯子上面的星星月亮会发光,这是星宿的图案,但和艾泽拉斯的完全不同,这个是晒干的草药吗?不,这次不要闻了,摸都不要,但我还是要看看,铺在床上的毛皮是属于什么动物?摸起来软软的,躺上去肯定很舒服,用骨头和羽毛做成的装饰,我曾在描写巨魔习性的书上看过类似的玩意儿,这堆卷起来的兽皮上写着什么?上面的语言看起来是兽人语,没关系,我已经懂一点兽人语了,唔,这上面写着在月亮达到某一时刻的时候,黑暗之星会降临……
当古尔丹发现卡德加在自己的房间里时,人类正以一种兴奋的要爆炸的方式在屋里到处乱逛,为此,他沉默不语,兽人靠近不知死活的人类法师,虽然他正拿着自己半成品法杖仔细端详,也许是他的杀意过于强烈,卡德加才转过身发现房间的主人。虽然兽人的面色如此难看,但卡德加一点都不惧怕他,他举着法杖询问对方这是否是他的法杖,木材来自何处?那上面的兽骨是什么动物?是否需要自己的帮助来进行法术加持?
“我从未想过自己做法杖……你还会选取法杖的材料对吗?太棒了……”
兴奋的卡德加绕着古尔丹转了一个圈,脚步就好像发现了亮晶晶宝石的渡鸦一样灵活,看来那个变成渡鸦的法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后遗症,寡言的兽人保持了一如既往的沉默,他通过用这种方式对人类散发充满恶意的情绪。
“我可以帮你法术加持和附魔,你可以帮我选一根适合做法杖的木材吗……”
但他完全没有感觉到这股情绪,古尔丹用力的叹一口气,抓起卡德加的旅行斗篷,打算用蛮力把他丢出去。
“哦,不,古尔丹,别!至少告诉我这是什么材料……还有那地毯!那是什么动物!”
守护者的两名学徒,一名抱着门框,另一名想把他从屋里推出去。
“你收拾行李做什么!你要去哪儿!……别这样!放开我…”
兽人重重的关上门,又按照惯例施放了许多法术,虽然门外传来法师解咒和施法的声音,但他决定无视这些,继续收拾自己的行李。

热度(29)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