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Way

                                                             Way

 

醒来的人正在不断前进,而没醒来的人,仍在梦里。

 

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拉希奥从自己的床上坐起来,外面的天空还尚未褪去暮色,但他已经醒了,准确的说,他是被吵醒的。头痛和恶心的不适感困扰着他,白天他要应付冒险者,通过自己的耳目来获得情报,思考,分析,决定下一步,等到了夜晚,跟这片土地紧密相连的黑龙之血又在不停的躁动,而现在,多梦加上睡眠不足让这条黑龙异常的烦躁和易怒。

我一定要让童福锯掉那棵树,暴躁的黑龙把目光望向窗外的树梢,那里有一团像乱麻的玩意儿。一只羽毛漆黑的鸟儿从鸟巢里面蹦出来站在树枝上,张开嘴,叫声实在是惨绝人寰,无法入耳,拉希奥记得上一次听到这么难听的声音还是在拉文霍德,他让法拉德锯了那只红龙的两条腿。那只鸟每叫一声,别说睡觉了,拉希奥感觉这简直就是有人用钝刀子一下一下戳他的心窝。

好吧,就让黑龙来告诉你,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天亮之后,拉希奥站在树下面抬起头看着树梢的鸟巢,他这个举动让他的侍从觉得有些怪异,不过他们没有去询问自己主人意图。虽然这里时刻笼罩着一层薄雾,但阳光还是有些刺目,黑龙抬起手遮挡阳光,看着那一团乱糟糟的鸟窝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这让他没有去召唤童福砍掉那棵树,他压抑自己的好奇心不去变形飞上去看一看,而是选择在树下继续观望。过多的责任压抑了他的本性,就算是龙族的两岁,他也仍然处在对自己未知的一切保持好奇的时期。很快的,成鸟拍打翅膀飞了回来,站在巢的边缘低下了头。

这次他看清楚了,巢里面有几只毛还没有长全的幼鸟,它们叫着,吵着,拍打自己没有长满羽毛的翅膀向自己的父母讨要食物。

 

他没有召唤童福去砍掉那棵树,也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在树下站了很久,直到自己的脖子酸痛不堪。来探望他的安度因看见拉希奥正活动着自己脖颈,他顺着黑龙的目光向上看,这会阳光还不算太刺目,但对于人类而言还是会让他感到眼睛不适,他伸手遮挡一部分阳光,也看见了那个鸟巢。

“乌鸦?这有什么好看的?”

安度因诧异的看了拉希奥一眼,当他再次抬头看的时候,那个巢里面露出了几只毛绒绒的幼鸟的身影,鸟巢的主人似乎因为站在树下的两人显得有些焦虑不安,它张开翅膀将幼鸟盖住,又收拢。这位暴风城的小王子和他有足够的默契,凭借着这点默契他完全知道拉希奥在想什么,他和他一样失去了母亲,这个随处可见的温柔画面被他看见恐怕只会勾起一些不太好的回忆。所以他没有选择开口安慰他,只是握住了黑龙的手。

“走吧。”

他已经恢复常态望向安度因,隐藏自己情绪的速度快的令人咂舌,就连安度因所见过的最世故的家伙也要自愧不如。只有当他面对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感到兴奋的时候,他才会露出难得一见的,真实的属于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这个老谋深算的样子。现在他又在研究那个看起来很古怪的棋盘游戏了,与前几天不同的是,这次安度因没有和他一起研究这个游戏,因为前几天他实在是输惨了,所以他此刻只是注视着兴致勃勃但保持着那付严肃表情的拉希奥。

 

拉希奥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是一片黑暗,这让他吓了一跳,他的作息时间十分有规律,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是清晨,所以他不得不挪动自己的身体,发觉到自己所处的并不是自己的床铺,而是一个堆满奇怪东西的地方。正当他思考要不要喷出火焰来照明时,突如其来的光明让他的眼睛有些不适。

“啊,你醒了。”

暴风城的继承人居高临下对他说话的样子让他有点不适应,不,是非常不适应,他也不喜欢让他发现自己这个睡觉时喜欢恢复龙类形态的习惯,因为他的龙类形态实在是……太弱小了。

“嘛,你睡觉时的样子吓了我一跳,不过这样更好……方便我带你出来。”

……等等?

“你实在是太无趣了,所以我带你出去散散步。”

那么你呢?你这算太有趣了?!

在背包里的小黑龙不顾自己的形象奋力挣扎,爪子和尾巴并用的钻出了背包,但狡猾的人类只拉开了背包的一小部分拉链——刚好够他一个脑袋钻出去。拉希奥看到的景色已经不是雾纱栈道的荒凉和雾气,这里天色因为茂密的树林有些暗,附近的草丛里可见蜘蛛编织的残网,不远处还传来狼的尖啸。这里不是潘达利亚的任何一处景色,这里是他从未来过也从未见过的土地。

“看,前面就是夜色镇了。”

只露出一个脑袋的黑龙转过头看着安度因那张说不清是开心还是恶作剧得逞的笑容,他觉得这副笑容要是配上他喷出来的火焰就更棒了,所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哦,前面是巡夜人。”

……就被他按进了背包里。

 

他别扭的在塞的半满的背包中调整自己的尾巴,终于找到了一种合适的,和这个行李地狱能够完美搭配的姿势。他舒展了一下身体,啃起了安度因塞在包里的一本书,他正心满意足的在书脊上留下自己的牙印,想象他看着满是牙印的书脊应该是什么表情,啃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有点牙酸,而且味道也不好,他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把头靠在自己刚咬过的书脊上。

这个行囊在微微震动着,能听见外面车轮在地面碾过的声音,已经听不到说话声了,但是能听见马蹄踩在石板路上清脆的声音,从背包的缝隙间也看不到光了,现在应该是晚上了。他翻动着自己的身体,这种让他熟悉的孤寂和不安感让黑龙烦躁极了,也许是感到了背包的震动,正睡着的安度因将背包又往自己的怀里拢了拢。觉察到这一点的黑龙又停止了躁动,周围又安静了下来,现在黑龙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和呼吸声了。

他也困的不行,几次闭上眼睛又睁开,黑暗,心跳,呼吸声,这些太熟悉太熟悉,熟悉的让他不敢安睡。他在害怕,又不敢与和他诉说,因为他也怕极了对方那副宽慰又为他担忧的神情。就如同他看到那个鸟巢时,静静的看着他的表情,他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在心中疑惑着。

你在害怕什么呢。

他不希望自己的不安传染给他。

他困顿极了,终于不得不闭上眼睛,渐渐的,呼吸平稳。

 

“请不要伤害他。”

真是愚蠢极了的请求。

“求求你,请不要伤害他。”

哦,得了吧,一群道貌俨然的家伙,你们杀了我的母亲,又将我从我的族群中带走,你只是想利用我,让我心存感激,让我活下来,然后收拾烂摊子。你以为你将我藏在你的孩子当中,我就安全了?

“……”

看吧,看吧,你们终将自食其果并毁于烈火,你们看到的未来我一样可以看到,既然这个世界已经腐朽,已经不需要你们了。

……那么我也将不被需要。

 

这就是他不用人形睡着的好处——即使做了噩梦,也不会大汗淋漓,就算惊醒,也不会发出太大声的惊叫,龙类布满鳞片的脸上不会出现太多表情,这样谁都没办法猜到他在想什么。随着一阵剧烈的颠簸,安度因的一只手从背包拉链的缝隙伸了进来,他以为他是要找什么东西,所以识趣的躲开他的手,但是他的手只是在旁边摸了两下,伸过来抓住了黑龙。拉希奥下意识的张嘴去咬他的手指,也许是觉察到了他的意图,他的手缩了回去,很快的,他又用手背轻轻的碰触了他的脑袋和下巴。

“我在这儿呢。”

安度因很敏感,又擅长观察并且看破他的内心,同时又是那么善解人意,拉希奥享受着那个人安抚性的碰触,因为噩梦而惊惧的心又渐渐趋于平静。

 

“这里是……”

化作人形的黑龙茫然的往前走了两步,这片土地刮起干燥的风,带起空气中的热流和沙土。拉希奥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片土地,但是他知道这里,这里闷热又干燥,有黑铁矮人和食人魔,土狼和食腐的鸟儿在这里徘徊,山脊藏着等待猎物的山猫,石元素在峭壁间踱步。但这里的确唤起了他的记忆,那些一直存在他脑海中,模糊不清,无迹可寻让他烦躁不安又期期艾艾的想找到根源的记忆。

这是他出生的地方。

所以他回来了,他站在这里,虽然自己的面前只是一片刮着沙土的荒原,除了风的呼啸声和肮脏的尘土就再无其他,但他站在这里,那些熟悉的记忆一并涌上来,填满了他一直以来心里那个被挖空的地方。这里是的家,我出生的地方,不是经过红龙祝福的晶红树下,也不是拉文霍德隐蔽的地下室,这里是荒芜之地,是我还未被孵化之前就一直待着的地方。

“我记得这里……”

经过短暂的沉默和回忆之后,拉希奥转过身把拽过人类的王子的手,黑龙的体温带着异于人类的热度,他拉着他往前走了两步,眼里是从未有过的兴奋的光彩。这副表情就连安度因也未曾见过,哪怕是他的那些小计谋得逞,还是发现了泰坦的古物,他都未如此真切的高兴过。

“那边是莱瑟罗峡谷。”

他停下,转过身,又望向另一边。

“那里有好多黑龙,我就是在那里出生的,我的兄弟姐妹,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他的话戛然而止,黑龙脸上兴奋的表情在一瞬间仿佛被冰冻了一样,他的表情渐渐沉静,平复,嘴唇抿成一条线。他又变成了那个拉希奥,那个拯救世界的黑龙王子。他牵动自己的嘴角,仿佛要摆出一个合适的笑容,不过最后他还是勉强的做出了一个近似嘲弄的笑容。

“……之后我被带走了,他们要净化我,唔,在那边……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啊,还有……”

他松开了握着安度因的手,转过身,试图用过快的语速来掩饰他的情感,快步的往前方的峡谷走去。

“……还有……”

说点什么,快点说些什么。

其他的记忆呢?

没关系,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见过他们,那些堕落黑龙的样子,我不是见多了吗,他们恐怕跟他们也是一样的。

他们都是被诅咒,堕落的无可救药的,所以应该被消灭。

这是正确的,只有这样才能遏制住黑龙这个族群带来的诅咒。

但他们仍然是我的家人。

 

就算我被带离,被净化,被保护,弥补他们犯下的错。

变得跟他们完全不一样。

他们仍然是我的家人。

 

他站在莱瑟罗峡谷的山崖上往下看,这个凹陷下去的山谷中曾经是黑龙用来藏匿龙卵和幼龙的地方,一些亚成年的龙在这里飞翔,因为他们的鳞片还不能承受燃烧平原火焰的热度,而这里的热风刚好可以让他们学习利用风力在空中滑翔,从而在长途的旅行中也可以在空中小憩,所以不难想象的出这里曾经是多么的热闹。现在这里只是空荡荡的一个峡谷而已,风吹着一团枯草挂到几棵干瘪的仙人掌上,谷底的土地干燥的只剩下无法被吹起的沙土,黑龙俯视着这片大地,这里连一只鸟,一只沙鼠都没有,只有在蝎子在岩石下的阴影缓缓爬过。

这里曾他噩梦的根源。

但这里什么都没有了。

他从蛋壳中挣扎爬出,绷紧了自己的翅膀练习飞行,熟练的喷吐出火焰。

这些时候,都是他一个人。

 

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兄弟姐妹。

没有了,都没有了。

现在只剩我一个了。

 

“走吧。”

他的声音令望向山谷的拉希奥回过神,黑龙才发觉到他仍握着自己的手,手心带着对方的温度,还有汗水带来的粘腻,但他没有放开自己的手。看到黑龙回头看着他而没有其他的动作,安度因挑起眉,握紧了他的手。

“走吧,我们回去”

他固执的又重复了一遍,山谷的风呼啸而过,带着些许沙烁掠过他的脸。

“好。”

他迈开自己已经幻化成人类的足,往前走了两步,停下,又回过头看了空荡荡的山谷一眼。

 

我该往哪儿走呢?

这个念头刚浮现在脑海,就被他强行掐断了,人类的王子执拗的拽着他的手大步朝前面走着。

 

看来我只能往前走。

 

           ———————————2013-7-23 2:55

 

关于《Way》

真不愧是我神志不清填的坑,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写什么玩意……

其实还可以写的更仔细,有的部分直接照搬随便写的片段,压根都没有后期润色,但我实在太懒了,就这样吧……


热度(8)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