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Exchange

Exchange

 

这是个诅咒吗?

如果这是个诅咒,那么我就帮你破除它。

 

艾斯卡低下头默念这个对他而言几乎是诅咒一般的名字,而真正的诅咒正附加在他这具已经被诅咒过的身体上,这一次他比上一次付出了更多的代价换来了力量去挽回他曾经拥有过的力量,恶魔之火仿佛有生命一般窜上流亡者的身躯,重组他残缺不全的羽翼,他正感觉属于燃烧军团的力量正充盈在他的身体中。

就算不需要秩序,不需要鲁克玛的信仰,我也能在天空翱翔。

正当流亡者自负的这样想道,被喝下去的恶魔之血骤然给他的身体带来一阵剧痛,让他不由的俯下身,就在他用双手支撑自己的身体时,他瞥见了自己缓慢恢复的双翼——和他之前的紫色羽毛颜色完全不同,那是一双带着绿幽幽的颜色仿佛流火的翅膀。

维里克斯。

有那么一瞬他忘了疼痛和重生的喜悦,那是远在他被仇恨缠身之前的一幕。他的利爪姐妹颈间带着的橄榄石项链,那是她最喜欢的饰物,虽然她从未说过,但艾斯卡注意她在出席某些正式场合都会佩戴这件首饰,那时候他说什么来着?哦,他有些忘记了。

而那些疼痛提示了他。

哦,真是漂亮,很衬你的眼睛。

不,身体正在变异的流亡者摇了摇头,想想那些仇恨,想想,想想那双眼睛,她折断了你的羽翼。

被腐化的鸦人张开喙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

想想她!

 

艾斯卡站在一截断裂的树杆上,是的,他厌恶这种临近地面的地方,这里太矮,树木太茂密,沐浴不到鲁克玛的光辉,散发着泥土的气味也不利于飞翔,但在他感到有些沮丧,或者是其他什么不愿意被人发现的情绪的时候,他都会待在这里。然而羽翼拍打的声音和带动的风提醒了他,他不能待在这里太久,他的利爪姐妹总是跟在他身边,如果她得知了自己喜欢这种地方会缠着自己经常过来,那可不行。

“我不明白你为何喜欢这种地方”。

是的,他在内心同意了她的话,后背的鞭痕在隐隐作痛,因为那个原因是你,所以你不明白,也不会明白。

“处罚结束了?”

不然为何我会在这里?

“是的”。

艾斯卡干巴巴的回答,虽然麻烦是她惹下的,而被处罚的是他,但祭司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维里克斯,他的利爪姐妹,比他优秀太多,无论是才学还是外貌,而他自己,恐怕只有召唤的太阳宝珠比她亮那么一点点就再没有别的超越她的地方了。

“恩?那太棒了,在新的任务下达之前,我们可以……”

也许还有更听从高阶祭司的话这一点,他想。

“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儿”。

长着粉色羽毛的鸦人跳上艾斯卡休息的树干,靠在他的旁边。

“你怎么了?”

她非常优秀,还有那粉色的羽毛和那双浅红色的眼睛,标准的信徒,除了她的桀骜不驯,不过时间会改变这一点的。

“没什么”。

觉察到自己和她差距的艾斯卡陷入了更多的沮丧之中,如果这种情绪被称之为沮丧的话,维里克斯比他高大一些,就算站在栖木上也是一样,她不安的梳理自己双翼,有一些细碎的粉色羽毛掉落在地面的尘土中。浪费,艾斯卡看着自己长袍下露出的紫色羽毛,又看了看掉在地面的羽毛,正当他思索自己的情绪混乱应该被称为什么时,他的伙伴做出了让他备受惊吓的举动。

“……你在干什么”

维里克斯拔下自己几根不算特别长,但完整的羽毛,粉色的羽落一段整齐的如书页,另外的末端长着细绒,在树荫的遮蔽也发着微光。

“不是特别痛”。

就在艾斯卡猜测对方是不是因为某种压力因素才拔掉自己珍贵的羽毛时,她伸手解下了艾斯卡挂在腰间的捕梦网。

“待在这里太久了可不太好”。

鸦人惯有的祛除诅咒的护身符大多有着自己的羽毛做装饰,羽毛对于会飞翔的鸦人来说,是非常值得爱惜的东西,使用别人的羽毛并不是没有,而是彼此要非常亲密才可以这样做,不然这就是一种冒犯。

“颜色有些怪,不过你别扔掉它”。

维里克斯将自己的羽毛缠在紫色的羽毛之间,歪了歪头,也许是怕自己的朋友嫌弃,她又迅速的加了一句。

“如果你遭受了诅咒,那么我就帮你祛除它”。

 

她说了会保护我。

光是想到这点,就已经让紫色羽毛的鸦人浑身颤栗,他看着沐浴在光辉下的维里克斯,她浅红色的双眼闪烁着喜悦的光芒,粉色的长羽也沾染了鲁克玛的光辉。又是一阵颤栗,艾斯卡低下头装作研究地面复杂繁琐的花纹,那是不行的,他看着带有羽毛和利爪纹路的装饰消沉下去,那是不行的,他告诉自己,维里克斯她比艾斯卡高大一些,羽毛也更为艳丽——浅红双眼和粉色羽毛在鸦人中并不是见不到,但不多见,越罕有的东西就越受欢迎不是吗?这样想着,他用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捕梦网,上面粉色的羽毛因为集会的光芒也发着小小的光辉,就像在那个阴暗的森林角落里一样。

这样就够了。

鸦人用手摆弄上面的羽毛,把其中一根粉色的长羽解开,小心的放在怀里,隔着织物抚摸那根贴身的羽毛,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笼罩着他全身,就好像沐浴在鲁克玛的光辉中一样,浑身都温暖了起来。

这样就足够了。

 

是谁将谁的羽毛和混在一起,做成捕梦网,又是谁小心的取下那上面的羽毛收藏起来,是谁轻易的许下承诺又轻易背叛,又是谁将谁的羽翼折断扔向地面,又是谁想要将谁赶尽杀绝。

那是个诅咒吗?

在目睹流亡者的栖地被摧毁时,被昔日好友亲手处刑时,阅读被封存的流亡者卷轴时,踏入被诅咒之地时,艾斯卡都想过这句话。

都忘了,忘了这些。

它们都不重要。

都忘了吧。

 

等到他的痛苦随着力量的强大逝去时,他就真的忘记了这些。

那些散发着微光的粉色长羽和他的紫色羽毛混在一起,地面散发泥土的气味,鲁克玛的光芒笼罩在身上带来暖融融和光明的气息,卡利鸟将书卷放到他手中的重量,比他高一些的利爪姐妹站在他的身侧,他召唤出的太阳宝珠要比她的还要光亮许多,而她并没有在意,只是给自己一个赞许的目光。

那些仇恨,那些记忆。

都随着他折断的双翼一起,被埋藏散发着堕落气息的,记忆的森林中。

 

                                      ———————————2015/7/11 23:00

 

 

然而这个时间线维里克斯已经被我们打死啦!

不得不说这个官方小说看了真是虐,一点都没有别的小说那么欢乐和喜感,看完了只想躺在床上平复心情。

希望他们的故事也会像泰罗克的那段历史一样,被埋藏也好,被放在任人观看评价的地方也好。

都会流传下去。

最后坑一发


再见了被你深爱着的我,再见了深爱着我的你。

热度(20)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