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See

See

 

盗贼后悔最后一次路过那个暗月马戏团神神叨叨的豺狼人占卜师身边时没有听他的话好好给自己算一卦。

他努力屏住呼吸看着不远处带着猎豹的暗夜精灵猎人,当下猎人正抬起头四处张望,本该泛着银色光芒的眼睛里呈现出一片死灰。但是盗贼可没有忘记在她身上吃的亏,所以他打算小心谨慎的慢慢离开这里避免一次没有任何胜算的遭遇战。盗贼十分小心的后退着,尽可能不去踩看起来会发出一丝细微声音的草丛,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他感觉自己已经不怎么跳动的心脏因为超负荷要在胸膛爆开了。这时,猎人空洞的双眼正望向自己所在的方向,如果不是已经知道她双目失明,恐怕自己手里的匕首已经扔过去了。暗夜精灵脑袋微微向右歪作出了一个近似可爱的动作,脚旁的猎豹发出一声恐吓性的低吼。而此时此刻盗贼心脏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不过他仍然潜伏在阴影里紧紧握着自己的匕首。

“盗贼……?”

这是一个疑问句,但是和这个疑问句同时出现的还有弓箭上弦的声音。

箭矢擦着耳边飞过,脖颈能感到猎豹嘴里喷出来的腥气……难道今天又要交代在她的手里,呃,又。盗贼想到这里心情郁闷到了一个顶点,他在心里权衡了一下,把手里的致盲粉扔进追上来的猎豹脸上,猫科动物发出一声哀鸣闪身到一旁,能给双眼带来刺痒的致盲粉起了作用,而盗贼这时候希望这时候的眼盲的猎人听见猎豹的哀鸣声可以停下脚步,然而猎人只是把头往猎豹的方向‘望’了一眼,更多的箭矢带着风声钉进盗贼掠过的树木中。

于是身后只剩下一个盲眼身边又没有伙伴的猎人,虽然第六感好的吓人,不过没有她猎豹伙伴的协助应该没有问题。

当然了,这个‘应该’指的是在大部分正常的情况下。

 

那么我这个应该是小部分的不正常了。盗贼这样想着,把身体尽量的贴在身后冰冷的石壁上,身上的三处箭伤在隐隐作痛,更麻烦的是箭头涂的毒药已经开始生效让他昏昏沉沉。这个洞穴中泛着潮湿和泥土的腥气。入口阳光被一个身影遮挡,又恢复原状,锁甲摩擦在岩石上发出金属特有的碰撞声,猎人因为长时间奔跑发出细细的喘息声,风吹过洞穴发出仿佛抽泣的声音,一条蛇吐着信子发出微弱的嘶嘶声,又转身折回自己的洞穴,腹部的鳞片划过地面的碎石发出沙沙的声音。

盗贼现在明白了盲眼的猎人能准确无误的找寻到他的原因,只要处在这种精神紧绷的状态下,自己也可以做到靠听觉去视物,不过长时间处于紧绷的状态下会不会疯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猎人的脑袋转向蛇出现的方向,仿佛她的双眼同常人无异甚至更加敏感一样,她定定的‘望’着蛇爬行进洞,而直到蛇的身影消失她仍然没有把头转回来,直到黑暗深处的沙沙声渐渐消散,猎人才继续前行。走到洞穴的中央,猎人站住掏出背后的长戟指向前方,利器在盗贼脑袋的正前方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住了,随后她挥动起手中的武器,长戟在黑暗的洞穴中划了一道圆弧,锋芒的部分映照着洞口的光芒在黑暗之中仿佛一颗急速划过夜空的流星,带着呼呼的风声转了一圈又停住。盗贼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好在亡灵并不需要太多的空气来驱使自己的血液流动,他自‘复生’以来第一次感谢自己这副心脏跳动迟缓的身躯,不然处在这种环境下自己的血管可能都要爆开了。

猎人的脸上带着疑惑和不解,她瞪大了灰白的双眼侧过身子,纤细的耳朵微微颤动着,听着洞里细微的声音,几只甲虫爬过沙石,细长的爪足发出‘咔哒’的声音,猎人的身体骤然绷紧,她神经质的猛然抬起头看向黑暗的深处。盗贼现在只希望洞内潮湿和树叶腐烂的气息能掩盖住他身上的气味,猎人经过他的身边,很近,近的他可以嗅到她身上淡淡的茉莉芳香,银白色的长发散发着微光,散落在她细长的耳朵旁,猎人缓缓的把头转过来,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盗贼。

精灵的双眼被誉为泰坦的恩泽存在着,上层精灵幽灵的双眼是两个漆黑的窟窿,纳迦的双眼在幽深的海洋中闪烁着鬼火一样的荧光,森林的萨特的眼睛里闪耀着魔能的烈火,血精灵的眼睛隐藏在绿色魔能和幽蓝奥术的光芒后面。而暗夜精灵受月神恩宠,他们的双眼在黑夜之中散发出有艾露恩的光芒一般的银色,细长的睫毛如同夜色下的一只蝴蝶在月光中翩翩起舞,正是这双眼睛的帮助下,那些哨兵们擅长夜间奇袭,无数神射手至今还徘徊在灰谷的边缘。而这名猎人,她的眼睛里一片死灰,就像吞噬了无数梦境的浓雾,也像是退潮来不及回到大海就死掉的海贝,没有光芒也没有神采,被掩埋在黑暗之中。她脸上描绘着两道剑纹,是暗夜精灵特有的面纹,从她的额头一直垂落至下颌,散发着淡淡的紫色,既像她翘起的眉毛,也像极了她手中握着的长戟。无论从敌人还是从欣赏的角度来讲她都很美,这种美感带着一种畸形的残缺,也带着欣赏者的叹惋。

 

盗贼几乎要笑出声来,但他不能,所以他只是嘴角上扬做出了一个无声的微笑。精神的高度紧张让他明白了很多东西,这个猎人,双目失明连独居都十分困难的残废,在战斗中却能保持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精确狙击,这些都来自于她近乎神经质的精神集中。那么她独处的时候呢?无论是在幽静的夜晚还是喧闹的集市,她是不是都要保持着这种精神高度集中,捕风捉影的状态?她的敌人可能来自她黑暗视觉中任何的角落,为了生存,她迟早会因为这样严重的压力负荷而崩溃。这个从外表上看不出年龄的暗夜精灵,依靠这样的神经质活了几年?猎人的长戟带着风声刺进了他脑袋左边的岩石中,但是他仍然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和自己身后的岩石融为一体。猎人伸手抽出钉进岩石的长戟,带起一阵细小的碎石落在了他的肩膀,就在盗贼以为她下一击就是要给自己的脑袋来一下时,猎人的脸上做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逃走了?”

猎人放松了紧绷的身体,撇了撇嘴,可见她因为自己处在随时随地保持警惕的情况,鲜少露出这样的表情,放松下来的双臂垂落两侧,她把长戟插进地面的泥土中,双手摸索着脑后的发带开始重新束发。这次换盗贼盯着她了,匕首就在手中,猎人这种武器扔在一旁,双手背在脑后的状态刚好暴露出她白皙的脖颈,只要自己把匕首挥过去,一切就都结束了。

 

“你认识那个妞?”

盗贼听见坐在自己对面的术士这样说,转过身张望。

“哪一个?”

术士伸出手,苍白的指骨指向道边的一名猎人。她正望着盗贼。

“不,不认识”。

被遗忘者盗贼转过身对着自己的同座挥了挥手。

“长的真不错,要不要去搭讪,反正她一直在看你”。

“不需要,换个话题吧”。

他这样说道。

 

盗贼感到自己背后如同芒刺在背的感觉消失了,装作无意的回头去看了一眼,猎人正抬起头看着太阳,兜帽垂落在脑后,露出了她几缕银白色的发丝和姣好的面容,正午的阳光照在她的脸庞,紫色的剑纹蜿蜒在她的脸庞,眼睛就仿佛刚刚出土的两块石灰岩。过了一会,她俯下身安抚了自己的伙伴,整了整背后的箭袋离开。所以他也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正午的阳光实在刺目的耀眼,望了一会就像被闪光粉照过一样,眼睛发出微微的刺痛。

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

 

                                                ——————————2012-1-9 23:43


刚好在和莫总聊天也想起来和莫总的猎人的故事没有搬过来。

话说明年我这个被追杀的盗贼就要给这个猎人当伴娘了了了了了了(回音)希望到时候不会来太多的联盟

我这个部落的酒量很悲伤啊!

热度(4)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