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Next

Next

 

她在睡梦中听到咀嚼食物的声音。

在梦里她正重复她刚结束的工作,同伴将堆积如山的尸体丢进挖好的凹坑中焚烧,而她正不眠不休的调配消毒杀菌和祛除野兽的药水,把药水泼洒在焚尸坑的外围,一如多年前她在斯坦索姆撒下白银之手分发的圣水,态度认真又虔诚。火焰带着热浪炙烤着她兜帽下的脸,身边的同伴吸进空气,呼出黑色的烟尘,在自己的身上点燃火焰,自行跳进凹坑,只剩下她一个人在泼洒药水。

这样的梦境搭配着她现实听到的声音,非常有真实感。

也让她感到非常饿。

亡灵躺在自己的床上翻了个身,咀嚼声并没有随着她的苏醒而结束,她迷迷糊糊的听了一会儿,声音是从客厅传来的,但她仍然躺在床上没有动。幽暗城从来不缺老鼠,只要它们不啃到自己身上,疲惫的亡灵就不打算起床去赶老鼠,她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伸出手用毯子将自己从头到脚都盖好。直到她听到水壶里的水沸腾的声音,她才不得不起床,老鼠是不能烧水的,只有直立行走的生物才能烧水,她一边从床上坐起来,一边用自己不那么清醒的大脑去思考直立行走还能窜进她家并且敢烧水喝生物的名单。哦我真蠢,她想到,管他是谁,只要我走到客厅,让他们——是的,是‘他们’,她听到咀嚼声在客厅变成了双重奏——滚出我的家,这样我才能好好睡觉。

疲惫不堪的亡灵披上一件外套走向客厅,对于擅闯自己家的生物,她决定不遵守任何礼节。

“狄特,你看起来真糟糕”。

“哦,嘿,狄特,早啊”。

她看着坐着她的椅子并且在她的桌子前吃她的面包和奶酪的两名血精灵,一时选择障碍综合症发作,不知道先揍谁比较好。她看了看金发的那个血精灵,他正用自己的杯子喝仅剩的最后一瓶酒,那还是她留着用来贿赂同僚帮她做实验用的,他又看了看那名黑发的血精灵,他没有用刀切面包,而是用手挖着吃面包柔软的中间部分,被挖空的面包像某种昆虫褪下来的外皮,被随意的扔在一边。

啊,挑食的法尔瑟和他什么都吃的兄弟戴瑟维,这比老鼠还可怕,怎么就没有一种药剂像杀虫剂一样把两兄弟驱逐呢?哪怕只驱逐一个也行。

“从我家里滚出去”。

最终,她决定不回应他们的问候,用一句不容反驳的驱逐令轰走他们。

“呃……水开了”。

炉火上的水壶正吱吱作响,看起来两名血精灵谁都不想越过怒气冲天的亡灵去把炉火上的水壶提起来,鉴于水壶是自己的,所以她只好先去把水壶提起来放到一边,又重复了一边她刚才说的话。

“从我家里滚出去”。

“是因为重要的事情说两遍么?”

她举起手中的水壶,戴瑟维把杯子伸到她面前。

“你的茶叶都发霉了,所以我带了点自己的茶叶”。

他露出一个明显讨好的微笑,把杯子放在桌上,又往亡灵的方向推了推。

“挺好喝的”。

亡灵手中的水壶还举着,壶口冒着蒸腾的热气,本来她是打算用热水泼他们两个的其中一个,她看了看茶杯中的茶叶,又看了看对着她笑的血精灵,把热水注入茶杯。干枯的茶叶经过热水的浸泡变得像一团卷心菜,茶叶的香气很快随着热腾腾的蒸汽漂浮在房间里。

“怎么样,这是我们的新盟友带来的东西……我只要到了一小包!但是我觉得这个可以……”

“我觉得太苦了,还有一股树叶的味道,没人会喝这玩意儿”。

他愤恨的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兄弟抓起一片面包扔过去,对方接过他丢过来的面包,认真的把中间雪白的部分吃掉,把面包皮原封不动的扔回去。眼见餐桌上要爆发起一场战争,而桌子的主人正拎着一个水壶盯着茶杯看,泡好的茶叶呈现出褐色,她正认真的考虑在她家乱扔食物的两个玩意儿煮一煮没准会混成这种颜色。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即使亡灵的味觉迟钝,她也从麻木的舌尖上体会到了属于植物才会散发出来的清香和苦涩。

“我说……”

两双一模一样的绿眼睛转过来看着她,这让她头痛,谁来管管他们,两只一起管,她这样想。

“我觉得牛头人那边也许会喜欢这样的味道,如果其他的种族不喜欢,尝试加入一些花瓣如何?……不过幽暗城还是不要想了,我觉得这种‘清新’的口感不太适合被遗忘者”。

沉寂只持续了不到半分钟,两兄弟的其中的一个在得到了肯定之后发出了一声怪叫,洋洋自得起来,另一个看起来虽然没有想象的那么沮丧,但是看起来也是一副感到惋惜的表情。

“怎么样,法尔瑟,我就说这东西靠谱”。

“哦,天啊,你居然……好吧……”

法尔瑟苦恼的揉着自己的黑发,对亡灵伸出手。

“你打算投多少?”

“什么?”

黑发的血精灵摆出了理所应当的表情,看起来跟他金发的兄弟强词夺理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你刚才对我们的商品做出了肯定和评价……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股东,说吧,你要投多少钱”。

这简直……不,我要冷静,亡灵伸出手轻拍自己的胸口,让自己缺乏睡眠而暴躁的心情平复下来,转而去问另一件对她来说十分重要的事情。

“不,我们先不提这个……你们俩是怎么进来的,我记得上次之后我就换了新的锁,还特别贵,那个家伙跟我说……”

她顺着戴瑟维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不可回收废物的门锁,长叹了一口气,决定施放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以前居然觉得法尔瑟比他的弟弟要正常,戴瑟维比他的哥哥更狡猾,他们两个的性格就和他们的发色一样迥异不同,但同时出现的时候足以成为巨型灾难,仅次于把人吹上天的龙卷风什么的。

天啊,我之前想的完全都是错误的。

亡灵一边伤感,一边收拾一地狼藉和同样好不到哪去的桌子,收拾到了一半,又在为了她刚赚到还没在手里放多久就被拿走的金币感到哀愁,最后,她把视线定格在装在朴素的甚至有些破旧的木门上的一个装置,集工程和魔法于一体,以金红色为主基调装饰的的门锁,连门把手都是带着血精灵风格的羽毛线条。

 

算了,我还是去睡觉吧。

她捡起桌上被丢弃到一边的面包皮,一边吃一边躺回自己的床上。

 

 

                   —————————————————2014/3/16 0:52



突然发现一篇没有存档的文……

热度(3)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