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AfterII

                                         AfterII

 

如果是这个人。如果是这个人,我倒愿意试一试。

即使失败,我也想要试一试。

 

他最近怪怪的。

自从他减少见面的次数开始,每一次重逢,都往着更冷淡的情况发展。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内敛和矜持跟安度因的主动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互补,所以并不需要表达太多,对方总能早先读懂他的内心,先做出行动。这样确实很舒服,尤其是在自己刻意的让对方不了解自己太多的时候。但现在不同了,他的暗示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就如同往大海里扔一颗石子一样,出了海面泛起的白色泡沫就再无其他。他一开始以为是对方闹的小别扭,并没有在意。

但这真的只是他闹得小情绪么,拉希奥,你不觉得不应该再用过去的眼光来衡量他了呢?

黑龙正很随便的窝在一个废弃的山洞里睡的脑袋昏沉,这里没有熔岩,也很暗,还有吵闹的蝙蝠和喜欢夜行的蛇类,但是这里距离暴风城很近,所以在安度因不方便和自己见面的时候他总是躲在这里,作为最后一条黑龙,他有着很重的安全意识。这个洞,谁都不知道,除了安度因,虽然他也没有来过,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洞供拉希奥作为暂时的居住地点而已,如果他知道这里的情况,不知道会不会在暴风城下面挖一个人工的洞穴让自己住。现在黑龙睡醒了,他已经睡了好久,久的自己都不知道是多长时间了,安度因没有呼唤他。

也许比上一次,上上次还要久?

拉希奥摇了摇自己的头,长时间的睡眠对于即将成年的巨龙不太好,洞穴顶端凝结的一个水珠滴到黑龙的脖颈上,顺着他光华的黑色鳞片滑落到地面上,他呼出的气卷起了地上的尘土,拉希奥觉得自己应该去暴风城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他知道自己就算去了可能也还是不会改变现有的局面。

 

现在暴风城正值秋季,天空晴朗一片深蓝,除了季节的变化,一切照旧。他在这里,拉希奥落在了暴风要塞的屋顶,他的脚步变得比以前还要沉重了,屋内处理政务的国王就算再专心,他也会听见,以前他过不了多一会会打开窗子叫自己下来,不过最近已经不会了。

他来了。

安度因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天花板,脚下的地板传来震动,以前可没这么大的动静,说起来,他很久没来了,他的龙形态恐怕又长大了一点。他看着天花板被震落的灰尘,在心里大概的想象了一下拉希奥龙形态的模样。过了一会,他看见已经幻化成人类的拉希奥灵活的从窗户翻进来,然后从固定的位置拽了一把椅子,坐下来。

他果然还是老样子。

阔别已久的两人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

黑龙沉默而内敛,就算安度因多么的闹情绪,他也是保持着一言不发的样子,看不出愤怒也看不出认同,连理解都没有,他常常瞪着那双深红色的双眼,却是自己先不得不移开目光。龙类的目光太过深邃,带着与生俱来,面对其他物种的骄傲和蔑视,这只是他的无心之举,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常常提醒安度因,自己和他并不是同样的种族,他是龙族,高傲又自我,而他是人类,寿命短暂,又愚蠢。

 

“你为什么不说说你去了哪儿呢”。

经过了长时间的沉默,安度因忍耐再三,还是询问起他的去向,不过为了掩饰,他没有把目光从文件上移开,他眼角的余光能看见黑龙正坐在椅子上,也没有看他一眼。

“还是老地方”。

拉希奥不想过多的提起自己的事,无论是不想让他担心,还是他习惯和任何人疏远的性格。

“……你要是能坦白一点就更好了”。

年轻的国王突然这样说道。

“你能明白么”

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提,他身上有太多太多的秘密,而他只选择和他分享好的,光明的那些。你现在想要知道什么呢,我的爱人。拉希奥又换上了他惯用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的平静,这是他躲藏在拉文霍德,又辗转在潘达利亚,面对燃烧军团一直覆在他脸上,最擅用的一个面具。

“我明白”。

他不想认同他的观点,但是他仍然选择顺着他的心意说下去。

他不明白。

安度因长长叹了一口气,仿佛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一般半躺在椅子里,望着天花板。

他不明白。

 

“我们谈谈吧”。

拉希奥立刻站起来,打算坐到安度因面前,然而安度因也起身,选择坐在了他的身旁,还找了一壶红茶倒给他喝。在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中,一句话都没有说,拉希奥看着红茶悠悠冒出的热气,知道他是早有准备的。

“是我做的不够好?”

黑龙交叠着双手坐在他面前,脸上带着一丝近似迷茫的表情。

“不,不是的”。

跟冷静的黑龙相比,人类国王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他低着头看着桌面,这样可以避免跟黑龙对视。对面传来杯盏交错的声音,那个家伙在淡定的喝红茶吧,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定也是没有任何变化的吧。

“你做的很好”。

有什么东西,想要挣扎着从自己的口中说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他也曾委婉的谈论过,但是对方都是以一种默许和妥协之间的态度面对他。

“哦,那是为什么呢”。

拜托了,拜托了,别这样冷静了,别再拒绝我了,别推开我。安度因的心脏仿佛被人握在手里一样绞成一团,勒的他喘不过气来。

“那不是真实的你……”

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了。

“那只是,你想象中的‘我应该会爱着的人’……所以……”。

国王抬起头,跟他痛苦的表情相对应的,是拉希奥脸上无懈可击的微笑,仿佛只是一次平淡的下午茶会,而他讲的只不过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所以拉希奥才回报以这样平静的微笑,就如同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一样平淡。

痛苦也好,喜悦也罢。

告诉我啊,告诉我。

不要看向别的地方,不要伪装你自己。

不要让我觉得,我从未了解过你。

 

“我累了”。

他这样说道。

“你走吧”。

 

我就知道会这样。

我早该知道的。

手指轻轻的抚过白瓷杯子的边缘,里面温热的饮料还在冒着热气,但是这样的温度不够,只有流淌在地表的熔岩的高温才能满足喜好火焰的黑龙。是啊,这是他的生活习惯,他是龙,他应该找个山洞躺下来睡大觉不是么,地壳变化产生的隆隆回声,或是翱翔在天空中风吹拂着鳞片的触感,都是他所喜爱的。但是在这里,这座黄金白银之城,这个坚固的人类城堡中,没有这样的东西。应该说在这座城堡中,对他而言。

只有安度因。

那些仿佛玩具积木一般的城池,那些无聊的外交辞令,那些几百年之后就不会有人再记得的平庸战争。对高傲,生命漫长的龙族而言,什么都不是。

只有安度因·乌瑞恩。

只有他才是重要的,唯一的。

也是令黑龙甘愿束缚在此的人。

痛苦也好,喜悦也罢。

都无法和他与之分享。

因为就算我敛起了翅膀,藏起了尾巴,收起了鳞片,幻化成人类的外型。

我也还是龙,不是人类。

 

“好”。

他态度决断的就像当年情不自禁的告白。

黑龙站起来,打开了窗户。

没有多余的解释,没有多余的挽留,年轻的国王没有听到他想听的话,不,是这辈子他都听不到了。

再也听不到了。

 

“你这个……”

安度因追到窗口,他看到的只有秋季一望无际的蓝色天空,冬日的寒风涌上他因为情绪激动而微微涨红的脸庞,让他打了个寒噤,却没有让他冷静。

“你这个自私的家伙!”

年轻的国王仿佛发泄一般的对着天空大喊,他回到屋里,举起手中的文件,又轻轻放下。他已经不是个少年了,不对,应该是,他不只是个少年了,他还是暴风城的国王,他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格去烦恼自己的事。

他说了,‘自私’。

黑龙展开翅膀,这时候的气流刚好可以让他在空中滑翔一段时间,从而让他恢复体力。

他还说‘一生’

安度因,你知道,我的‘一生’有多长吗。

拉希奥在下意识的在心里设想他听见这句话会作何反应,但是他首先想到的是当初自己对他讲解‘龙族的两岁’的情景。那个金发的少年已经不在了,他告诉自己,不在了。而自己也不会回去了。他本想去喷涌着岩浆的黑石塔废墟,听说那片废墟是奈法利安待过的地方,他还想去闷热潮湿的尘泥沼泽,他记得奥妮克希亚在那里躲藏过一阵子,他知道自己是在荒芜之地出生的,但是从未回去过。

找一个不会被他找到的地方,不会被发现,不会被挂念的地方。

黑龙摆动自己仿佛船舵一样的尾巴,接近成年的黑龙,灵活的调转了方向,他开始往北面飞,直到越过那里的群山,看见和天空一样浩瀚的海,风中已经夹杂些许刺骨的风和尖锐的冰屑,吹的他的眼睛很不舒服。曾是始祖龙的巨龙们,生活在极北之地的诺森德,最初他们只是一群十足的野兽,在泰坦的力量下改变了体貌,获得了智慧和力量,代替泰坦,成为这块土地的守护者。

那是父亲生活过的土地。

回去吧,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最开始的地方。

 

“那你呢,你成为国王以后有什么打算”。

听到这句话,安度因马上来了精神,他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向前倾,眼睛亮极了。

“嗯……我本来想来一段大冒险,像我父亲那样……但是我是国王就算了……我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国王,首先呢,我要和我的敌人好好谈谈……”

拉希奥在自己的大脑里默默的想了一下安度因坐在部落大酋长对面的样子,轻轻的咳了一下掩饰自己差点笑场的尴尬表情。但是安度因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表情的不自然,他一样一样说着,看起来他已经计划很久了,虽然他的愿望还有些孩子气,但是从他冗长的计划不难看出他的努力。

“你呢?”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熔岩喷泉”。

“不是那个,是别的”。

安度因推了他一把,他总是忘记自己面对的是条黑龙。

坐在他面前的黑龙沉默了,他静静的看着安度因,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他,被这么深红的眼睛长时间注视着,安度因觉得心里直发毛。

“……你不想说的话,也可以不说的……”

黑龙微微笑了一下,低头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也是结束的地方。

 

他死了。

拉希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在诺森德的一个洞穴里睡觉,这个洞穴足够深,靠近地底熔岩的岩石表面让他感到十分舒服和怀念,在过了这么久之后,他觉得自己在慢慢恢复,有时候也可以坦然的回忆起自己年轻的破事。还好人类的一生足够短暂,他还这样庆幸,但当这个消息传到他耳朵里时,他还是觉得,太快了。

黑龙飞翔在自己多年不曾回到的暴风城,这里已经变了很多,整个城池被扩建,改造。战火毁掉旧的部分,新的部分又建立起来,更牢靠,更坚固。圆月亮极了,守夜的士兵看到了他落在地面的影子开始拉响警报,他不屑的在心里轻哼了一声,摆动自己的尾巴,轻巧的掠过暴风要塞,小心翼翼的落在了一处花园之中。

就看一眼。

拉希奥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就看一眼,最后一眼。

弥足珍贵。

他费力的挪动自己庞大的身躯,转动自己的脖颈,这扇窗户变小了,他想,他俯下身,不对,是他变大了。成年的黑龙把自己的脑袋靠近灯火通明的窗户上,这扇暴风城最豪华的窗户只能让他一只眼睛窥进室内看一眼。觉察到窗外的黑龙,室内早已慌乱不堪,几名亲兵靠在墙角围成一个半圆保护年幼的王子,不过拉希奥没注意到这些,他努力的透过窗户上的雾气搜寻着那家伙的身影,窗户受到了压力发出不堪忍受的吱吱声。

他在哪儿,他在哪儿。

就看一眼,最后一眼。

他终于看到了摆放在屋内的灵柩。

他在这儿。

他一向亲民,从不铺张浪费,看起来他一直都是如此。那个黑色的灵柩好像只是一块铁锭一样寒酸,连上面的联盟徽记都有些黯然。这么久以来,他努力遗忘,又努力面对,又逃避,再次强迫自己面对,最后好不容易坦然的情感,本该‘完全忘记’的一切,随着这个他看到这个暗淡的灵柩全部复活,他的努力全部化为乌有,那些鲜活的记忆在一瞬间涌上自己的脑海,有些竟是他自己都不记得的事情。

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他不曾忘记,不会忘记。

未曾分离。

也未曾后悔。

而现在,也已是分别之时。

黑龙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朴素的灵柩,血红的双眼透过覆盖在窗户上的雾气,仿佛是融化的红宝石,最后他长长的叹息,粗重的呼吸声震动着紧闭的窗户。随后,他抬起头,扇动起自己的翅膀,带起一阵风,撞歪了几棵花园的小树。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永别了,安度因·乌瑞恩。

 

               ——————————————————2013-4-11 4:10


热度(1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