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Exchange

                                            Exchange

 

有时候,我们真的很难理解彼此。

 

“……活性生命精华三份,尚未污染过的夜龙之息的种子……”

狄特里希正一手拿着材料单念着,另外一只手在自己收藏的柜子里翻来翻去,由于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材料单上,并未发现自己的手粗暴的在柜子里翻已经碰倒了多少瓶子,有几个瓶子在架子的边缘危险的晃悠着,不过看起来亡灵今天的运气很好,这几瓶要并没有掉下来,但是这个场面足以让站在她旁边的盗贼胆战心惊,尤其是那个半边瓶底在柜架外面的瓶子保持着微妙要倒不倒的状态,这样简直能逼疯他。

“等一等,你要什么,我来帮你”。

她停下阅读纸条,缓慢的转过头,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死了,现在恐怕她已经扔给盗贼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没关系,即使是用亡灵那场苍白带有尸斑的脸也完全可以做出一个表达她全部态度的表情。

“你能认全上面的材料?”

盗贼什么都没有说,他指了指已经一塌糊涂的柜子,里面的东西已经乱成一团,他也用自己的实际态度表示自己就算认不全上面的材料也能帮上她的忙。

“唉,好吧,随便你”。

狄特里希做出了让步,她选择阅读那张材料单剩下的项目,盗贼也听着她缺乏阴阳顿挫的声音帮她找所需的实验材料,不过她仍然会时不时的不放心的抬起头看那个家伙有没有拿错东西。

“呃……”

她的阅读停顿了,亡灵迅速的将材料单翻过来,似乎是希望看到其他什么词汇来改变她刚刚看到的东西。

“……红龙蛋的……蛋壳?”

 

狄特里希整个人都懈怠了,她的上半身趴在桌面上,看起来像一只软泥怪。她花了一整个上午找遍了自己的同僚,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她都用了,但是红龙的蛋壳,这种东西实在太过稀有,先不说红龙这个属于中立阵营维持世界和平又算半个盟友的身份,无论哪种生物都会拼命保护自己的子女,尤其龙类作为艾泽拉斯高贵的种族,他们的生殖和繁育都是极其神秘的。她思考再三,决定去暮光高地碰碰运气,那里的龙喉兽人使用红龙血浸泡过的绷带让她印象深刻,既然他们敢把龙抓起来奴役,那来点红龙蛋的壳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蛋壳?没有”。

亡灵看着这个死命摇头的龙喉兽人,默默的往桌子上放了一袋金币。

“……真的没有!我加入部落之后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你知道,红龙是我们高贵的盟友,他们帮助我们……”

听了这句话,她的嘴角有点抽搐,又往桌上放了一袋金币。

“……蛋壳没有,整个的蛋行不行?”

 

现在她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在哭,桌子上摆着一只红龙蛋,以其他生物的视角看,这玩意的个头快赶上一个炮弹,更别提蛋壳上面的尖刺了。其实她想的很简单,回家之后把蛋放到桌子角敲一敲,把蛋壳回收,里面的东西直接倒进装有热油的平底锅,还能摊出个龙蛋饼当作晚上的宵夜,而现在,红龙蛋前面有锤子,凿子,刃口卷边用来切尸体的电锯,还有从盗贼那里借来的匕首。红龙蛋完好无损的立在桌子上,它周身正散发着一股龙类特有的,鄙视其他生物的气息,而让狄特里希最不安的是,这个蛋摸起来还有点温度,还是热的。

怎么办,它还是活的,先不说龙蛋饼没得吃,我要孵出来再捡蛋壳吗?怎么孵?像母鸡一样天天抱着?

她想起来自己阅读的一本书上推测了龙类是如何孵化的,据说龙类的但需要保持异常的高温,小龙才会孵化出来。狄特里希脑袋里一瞬间想到了篝火壁炉火元素翻涌的熔岩等等很多的东西,不过最后她的思维定格在她在雷霆崖看见过的一个用来烘焙派的烤炉。她又思考了一下把这个龙蛋搬到那里然后烧上好几个月炉子的艰辛,最后决定明天去隔壁借一些地精用来打磨金属的工具。那么就这么定了,她随便拿了一块幕布把龙蛋盖上,准备明天再研究解决掉这个龙蛋,正当她打算躺在床上装死尸的时候,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

“请问,里面有人在么”。

谨慎的药剂师选择把门拉开一条缝,大小刚好可以看见对方的脸,门外是一个血精灵女性,从她穿在身上的长袍不难看出来她是个法师,狄特里希用手握着门把手,并没有让对方进来的意思。

“有事么?”

“红龙蛋,对吧”。

亡灵正要关门,血精灵已经从门缝里把自己的手伸了进来,不是亡灵舍不得用门夹对方看起来纤细柔弱的手,而是这双纤细柔弱的手已经变成了一只长有鳞片,弯曲指甲的爪子,尖利的指甲牢牢的抓住了亡灵握着门把手的手,连同把手一起,狄特里希感到了对方爪子传来过高的温度,如果她乐意,恐怕可以把自己的手和门锁一起烧化或者捏碎。亡灵看了门缝间露出的半张脸,那名血精灵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近似爬行动物的竖瞳,正死死盯着亡灵,她又看了看握着自己手的大爪子,上面的红色鳞片看着也特别眼熟。

“呃……站在门口谈不太好”。

狄特里希屈服了,她不想被龙喷死。

“进来吧”。

狄特里希很庆幸自己前几天打扫过自己的实验室,现在空气中只有一股地下室特有的霉味,要知道,上周这里还弥漫着一股尸体腐烂味道和林精皮肤的腥气,不过这股霉味还是令这位客人感到不快,她皱了皱自己的眉毛,看了一眼桌子上被幕布盖着的龙蛋,和桌面的‘工具’。

“别看了,我打不开”。

她面无表情的往桌子上扔了一个口袋,从体积和里面传来的声音都表明了里面是满满一口袋金币,狄特里希只觉得这幅景象似曾相识,正当她犹豫的时候,对方又扔了一袋。很可惜,这间实验室常年不散的潮气已经让这张仅有的桌子腐朽,尤其是当这张桌子上摆着一颗龙蛋,各种铁器,还有两袋子金币的时候,所以毫无预兆的,这张桌子塌了,金币在地上乱滚,而那枚要命的龙蛋在地上滚了两下,撞到墙角的柜子停下来。桌子的主人看见这一幕场景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我们,先把金币捡起来吧……”

 

太棒了,我在熬夜跟一条红龙捡地上的金币,那可是红龙啊,把天谴之门喷成天然烤炉的红龙,崇尚自然热爱生命的红龙,跟那些萨满和德鲁伊们站一队的红龙。他们总是一些乐于解除其他生物的困境,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哪里有被玷污的土地,哪里就会有他们忙碌的身影,他们调查,思考,无私的赐予那些污浊的生物泰坦的恩惠,让他们变的洁净起来,让土地重新变的纯净,生机勃勃。那么如果她知道我把她的亲戚的壳拿来做药,她一定会把我烧成干尸,不,一堆灰烬,和那些无法被净化,无法被还原,无法被原谅,只能被抹消的污秽灵魂一样,被烧成一堆肥料,最后他们还会在上面种点什么奇怪的植物。

不对,我本来就是无法被净化,无法被拯救的生物,就算我被烧成一堆灰,上面也什么都长不出来。

极度困顿的亡灵叹了口气,却发现叹息居然是双重奏。奇怪我的实验室什么时候有回音了,她转过头,看着那名血精灵也在看着她。

“我累了”。

“我也是”。

两个生物隔着一张塌成零件的桌子对望了一会,红龙目光让亡灵有点心里发毛,她决定自己作为低等种族应该有点自觉,恩,示弱的自觉。

“喝杯茶之后再继续捡吧”。

“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

过了这么久,共处一室的两个人首次达成了意见的统一,她们坐下来各自喝着一杯茶,虽然满地亮闪闪的金币和躺在屋子一角的龙蛋有点突兀,没有桌子用来放杯子也有点怪怪的,不过没有什么比亡灵和红龙的茶会这个组合更奇怪了,两个人手里端着杯子在互瞪着对方,这让亡灵觉得喝下去的液体简直都是碾过她的食道达到她的胃里面的,在这个沉寂的冷场之中,总要有人先说点什么,不然就太尴尬了。

 

“我需要这枚龙蛋,因为他还活着”。

狄特里希点了点头,当初她购买这枚蛋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不过那名兽人信誓旦旦的说他是从一个空了最起码两年多的洞穴里发现的,他的父母应该早就不在了,所以丝毫不用担心这枚龙蛋的父母找上门来。那么面前这名龙族应该跟龙蛋的父母有点亲属关系,既然他是活的还可以孵化,那么就让她拿去孵,之后我好拿走蛋壳。

“……我只要蛋壳……做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药剂……”。

这条红龙看了看桌子残骸中的铁器,又看着亡灵,她怀疑的目光看的狄特里希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理由站不住脚,狄特里希为了保证自己不被红龙一口气喷死打算转移话题。

“没办法我也是实在找不到蛋壳,你看,我总不能孵他出来吧……蛋的孵化要很高的温度的,我又不能把他放进烤箱……”

狄特里希刚说完这句话,立刻为自己说话不经过大脑这个毛病默哀起来,还说把人家的亲戚放进烤箱,也许下一刻对方能让她体会到烤箱的温度,果不其然,对方也用一付看着什么奇怪的东西的眼神看着亡灵。

“很遗憾,好像烤箱不能让它孵化……龙蛋的孵化是需要非常,极其严苛的条件,不是你们可以掌控的”。

然后她对着亡灵伸出手,这次她的手看起来不像大蜥蜴的爪子了,但是她这个动作明显让亡灵没明白怎么回事,所以亡灵只好瞪着她空无一物的手掌半天,默默的把地上的龙蛋放到她手里,随后,她又收到了红龙看白痴的目光。

“你说你要做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药剂,我希望我能看看材料单”。

我是一个以人为本,诚信至上的商人!这是商业机密,这是我用来赚钱养家糊口的东西!说给你看就给你看!那我还活不活了!!

当然这话亡灵也只敢在心里说说,她立马翻出来自己的材料单给红龙递过去,现在这条红龙幻化着血精灵的形态坐在凳子上,拿着狄特里希的材料单,边看边用眼睛瞄着她,另一只手半抱着龙蛋,还时不时的轻轻抚摸着这枚龙蛋。这么看的话,这个血精灵还是很和蔼又温柔的,可又谁知道她这副温柔娴静的外皮下藏着一个随便甩个尾巴,就能把人拍死的红龙呢。

“唔,这的确是个无伤大雅的小药剂……而且有极强的净化和复原的功效”。

她放下了材料单,

“是要拿来喝吗?”

我是要多有病才会拿来喝!

但是狄特里希又不能说这是为了测试天谴之门的那些残留的‘玩意儿’面对龙族再一次的净化的抗性,所以她只好,带着痛苦,又大义凌然的表情,点了点头,而随着狄特里希的动作,那条红龙的态度才有所缓和。

“原来如此,那么等我将他孵化之后,会将蛋壳给你……至少你也付出了相应的金币给那名兽人”

提到那个将龙蛋卖给她的兽人,狄特里希忍住了自己询问那个家伙下场的好奇心。

“我该离开了,如果不是为了出入方便”

她以这个血精灵的模样挥了挥手,仿佛在驱除什么脏东西一般。

“……我不太喜欢这个形态”。

亡灵没有搭话,她只是颔首表示理解,龙族在和异族交流的时候,为了让对方信任和保持平静,或者说是想体现出他们更亲切的一面,他们往往都会选择幻化和他们想要交流的异族的形态,就连语言也尽量使用对方的母语。而就狄特里希所知所见,她还从来没有看见任何一个龙族幻化成亡灵的模样,使用天灾的母语,其实这两个种族,也很少交流。但那又如何呢,对于亡灵,龙类的鳞片是一副很好的防腐蚀或者隔热实验手套,龙骨和龙筋无论是拼起来用还是磨碎了做药都是很棒的材料,最棒的是他们的血,根据种族不同有不同的功效,比如红龙的血就有着极强的治愈和净化作用,她曾经看着流过红龙血的地面的植物急速的生长,而她只是伸手碰了碰就发出‘嘶嘶’的烧灼声。

他们强大又神秘,形态各不相同又有各自的用处,这就是龙族在她心中的全部印象了。不知道我在他们心目中又是个什么样子,不过亡灵稍微思考了一下,就停止了这个念头。

反正我也不想知道。

 

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她在一个酒馆里和她的盗贼朋友聊天,这是她用来打发时间的最好,也最舒服的办法,要知道老是面对着一堆不能喝的液体,可是非常无聊的一件事。

“知道么,这次灾难给了龙族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们不会出现新的巨龙子嗣了”。

这句话让亡灵惊讶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掩着嘴保持着惊叹的动作。

“哦,天哪,那以后我们手套的材料要从哪来?”

面对她的态度,坐在她对面的盗贼不禁摇头叹息她的无药可救。

“你应该说‘以后我们的实验材料又少了好几样’”。

正当她打算说出点什么反驳对方的时候,一个地精走进了酒馆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幽暗城的酒馆能进来个除了亡灵以外的异族,如果他不是来找人办事,那么他一定就是进来当下酒菜的。这个小个子又风尘仆仆的家伙径直走向狄特里希,拿出了一个包裹。

“啊,狄特里希女士,这是您的包裹,请在这里签个字”。

当然,也有送快递的,狄特里希接过了地精递过来的包裹和笔,在那张绘有龙卷风图案的单子上迅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在那个地精撕了她签有名字的那半张单子离开之后,她谨慎的举起这个写有‘地精旋风快递’的包裹晃了晃,听了听里面的声音,又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也不敢打开,最后还是坐在她对面的盗贼按捺不住好奇心,用匕首划开了她的包裹的封条,但这包裹明显是一个非常心细的人包装的,因为盗贼足足打开了三层抱着这个包裹的箱子,封条,里面为了防震还塞了大团柔软的纸张。

“真浪费,我的匕首都要钝了”。

他不禁抱怨道,这已经是第四层包装了,那些没用的包装垃圾被扔在盗贼脚边,他几乎都要看到了老板拿着扫帚过来并且带着一脸要把他扔出去的表情了,不过还好,这是最后一层包装了,他打开这个盒子,看到了包裹的内容——一堆形状有些奇怪碎片。

“这啥?”

费了这么大劲拆出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碎片,盗贼用手拿起来其中的一片,向包裹的主人问道。而狄特里希也没有回答他,她也拿起其中的一块小碎片,那块碎片还散发着微弱的红色光芒,这道微弱的光芒给人带来一种这些碎片还在发热的错觉,但是狄特里希将碎片放在手里仔细抚摸之后,发现它只是发着微弱的光芒罢了,她站起来把盒子整个拉过来,看着里面的碎片,通过那些大块的碎片,依稀可以辨认他们没有破碎之前的模样。

 

“我想,我们以后还是有手套可戴的”。

亡灵看着这些碎片,莫名其妙的说了这句话,随后她在盗贼不解的目光中,小心翼翼的盖好盒盖,将这个盒子抱走了。

 

                           —————————————2013/10/21 5:42


热度(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