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Memory

                                        Memory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洛丽丝走进这个祖父生前就反复嘱咐过的洞穴,她拿出那张破烂不堪却标注清楚的地图反复确认,确实是这个洞穴。上面林林总总的做了很多标记,连进洞往前走十步有个钟乳石,过了钟乳石有一个地下河,从地下河内有个洞穴,从洞穴游进去之后,路途的终点有一个大大的“X”记号。她的祖父绝口不提这个X代表着什么,但是他常常提起这个洞穴,还有他曾经的辉煌历史以及他过去的战友,鉴于他老态龙钟脑子不清醒,所讲述的故事总是颠三倒四,就在他第三次讲起他和他的好朋友去影月谷冒险遭遇了一队的邪兽人的经历时,他的儿子,也就是洛丽丝的父亲,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打断了他的话。

“爸爸,不要给您的孙女讲这样的故事了,她是个女孩子,昨天……”

“哦,我的孙女,我的孙女自然也应该像我这样勇敢,去吧我的小羊羔,去揍扁那帮惹毛你的小崽子”。

这样的后果就是他的父亲带着自己揍过的孩子家道歉,这样长期的不良影响使得洛丽丝有一个倔脾气和健壮的体格,所以当征兵处的管理员建议她去做后勤工作的时候她一拳打烂了他的桌子角,吓得够呛的新兵和同样吓得够呛的管理员只好无奈的看着她成了一名战士。

已经成为战士的洛丽丝沿着她孩提时就梦想着的宝藏前进,虽然她已经成人,也明白自己祖父当年说的话也许有六成水分,但当她整理祖父遗物并且发现这样地图的时候,她的手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而现在,她真的颤抖了。

“X”标记的地方,宝藏路线图的尽头,躺着一只,成年的,闭着眼睛,睡觉的,黑色虚空龙。

见过坑人的,没见过坑自己孙女的。

 

洛丽丝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一步,可细微的声响还是吵醒了虚空龙,泛着幽光的眼睛已经睁开,宽大的翅膀带着风声张开一半,而锋利的锐爪落在了洛丽丝的脚前。年轻的战士止不住打颤的双腿,她的手僵硬握在剑柄上怎么也不听使唤。而那条虚空龙张嘴打了个哈欠,嘴里的利齿颗颗分明,它把头低下来,仔细的打量洛丽丝。

“啊哈,伊戈老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

虚空龙突然像抽了风一样弹跳起来,在空旷的洞穴里飞了一圈,重新落在地面上。

“怎么样,怎么样,我,伊塔奥斯,早成年了,现在想继续用我当你的坐骑,没门!做梦!是不是肠子都悔青了?没关系,如果你能弄点新鲜的剥石者的肉我也许会考虑从我的子嗣里给你找上一只……”

“等等……”

虚空龙看了一眼发出细微声音的洛丽丝,甩了甩自己的头。

“你要开口求我了?好吧,好吧,这次去哪儿?伊利丹的老巢?巫妖王的堡垒?还是那个到处都是青铜龙的烂地方,我跟你说,那帮子黄色的龙一点品味都没有,啊呸,上次去过之后我嘴里一直有一股子沙子味……”

“那个……”

虚空龙不耐烦的用自己纺锤状的尾巴拍了一下地面,震起黄土和碎石,继而又低下了头,和它庞大的身躯相比,战士实在是太渺小了。

“伊戈,是我的祖父”

洛丽丝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规矩的把手放在胸前微微鞠躬对着谁说话,当然现在她面对着的可是一条真正的巨龙,此时此刻可以另当别论,通过虚空龙那副亢奋的样子就不难看出他和自己的祖父当年关系是一对好基友……啊不,好朋友。

“什么,什么!伊戈他当真回老家结婚了还有了孩子!这个坑爹货当真甩了我掉头就去找女人了?”

收回前言,也许他们当年真的是一对好基友。

 

当愤怒的虚空龙吼了几下发泄了自己的怒火之后,他又重新打量起战士来。

“这么说你是他的后代,恩?”

洛丽丝战兢兢的点了点头,虚空龙歪了歪头,再次用尾巴拍了地面一下。

“让他自己来找我”。

虚空龙收起了闪着幽光的双翅,卧了下来,它银色的双眼就像是融化的水晶看不见瞳孔,在战士的面前缓缓闭上了。

“可是……我的祖父已经去世很久了”。

 

虚空龙猛然抬起了自己的脖颈,它晃动了一下自己巨大的头颅,定定着看着洛丽丝。

“去世?死了?”

它呼出的气流几乎要掀掉洛丽丝的头盔,仿佛是要露出一个微笑一样,虚空龙伊塔奥斯咧开了自己的嘴,里面的龙牙再次露了出来。

“去他妹的,我才不相信,在冰川冰冠那次还说自己要死了,结果呢!还不是活蹦乱跳的在银色比武场骑着马满世界找人决斗玩!他怎么就不被马踢死呢!”

洛丽丝惊讶的看着这只虚空龙像个人类一样发脾气,而且他的口气像极了自己的祖父跟他的朋友对话的方式,不知为什么,她的心口有点堵。

“是真的,如果他活到现在,他都已经130岁了,普通人类是不能活到那个时候的”。

虚空龙伊塔奥斯闭上了自己喋喋不休的嘴,沉默了一会儿,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语气再次问她。

“伊戈?他真的死了?”

 

洛丽丝在伊塔奥斯的要求下缓缓的讲诉起那天的情景,天下着雪,马上就要过圣诞节了,可是外面冷的人骨头关节都发痛,风吹在脸上像刀子一样,医生来了,又走了,洛丽丝的父亲母亲彻夜在祖父的床前看守了,灯油加了一次又一次,但是她的祖父咳嗽的一次比一次厉害,听起来就像家门口今年被风吹折的那棵老树折断时的声音,他有时候会醒来,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一些话又突然睡去。

说到这里,洛丽丝突然哽咽了一下,一个战士是不能经常流泪的,但是她取下了自己的头盔,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脸,还好虚空龙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请继续”。

它低沉的声音在洞穴里空旷的回响着。

母亲用一块手帕擦着泪,直到她也被叫去,祖父仿佛回复了精神一样,从枕头下面神秘的交给她一把小钥匙,说阁楼柜子里左边数第三个抽屉里有一个暗格,暗格里的箱子有一张地图,等你成为了真正的战士,就去找我年轻的时候的宝藏。之后他就睡去了,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异常满足的微笑,以至于让她的家人止不住哭泣。

洛丽丝讲完之后,洞穴陷入了一段非常长的沉默,直到伊塔奥斯开口。

“把头抬起来,战士,你是个战士吧”。

洛丽丝抬起了头,虽然脸上带着悲伤,但是她的眼睛带着一丝坚毅。

“你和伊戈很像”。

 

伊塔奥斯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虚空龙其实是黑龙变异的产物,然而他们没有死亡之翼的领导在德拉诺过着自己的生活,直到伊利丹领导的邪兽人占据了它们的栖息地,掠夺龙蛋,奴役幼龙,直到一批英雄和虚空龙合作给予他们自由,而伊塔奥斯正好是被给予自由的幼龙们的其中一员,正当他满心欢喜自己刚得到的自由,一名战士走到了他的面前,大胆的拍了拍自己的脖颈说,就他了。

洛丽丝没忍住发出一声小小的嗤笑,伊塔奥斯没有停顿,继续它的故事。

伊戈是个战士,他跟他的公会到处乱跑,拥有赤红色大地的半岛,冰冷潮湿到处都是湖泊的沼泽,山峰上生长着天然的岩刺,泛着紫色光芒破碎废土,绿草如茵的大地。无论是镶有绿色魔能符文的黑色堡垒,还是波光粼粼的地下宫殿,或者是血精灵严密的防线,他都去过,而无一例外的都是伊塔奥斯载他过去,一开始年轻的虚空龙无数次想把他甩进扭曲虚空,然而这样做只能换来战士的大笑和自己的挫败感,后来它屈服了,认同了伊戈,也学习了他的语言,虽然他和伊戈一样没有耐心说话又粗俗,不过这以后一直没有影响他们俩的关系。

后来,他们去了更多的地方,比如北方那个到处都是雪的地方,在龙族的圣殿虚空龙为自己种族的不堪有些沮丧,伊戈笑嘻嘻的抱着他的脖颈安慰它,那里有遍地丧尸和狡猾的部落,巫妖王在冰冠堡垒静静等待着。然而伊戈是个战士,他没有退缩,作为他的坐骑,伊塔奥斯也没有。

虚空龙说了几次他们遇见的遭遇战和危险,洛丽丝惊讶的发现这些竟然是他的祖父给自己讲过的,原来这并不是她编出来骗我的,她这样想。

后来伊戈的家乡出现了点问题,洪水暴发,大地裂开,死亡之翼带着自己的黑龙氏族开始出现在各地,那段时间里伊塔奥斯有些迷茫,但是伊戈在,就有了目标,跟随主人随便他去世界的尽头也好,虽然也有过其他的龙族告诉过它人类寿命短暂,最好早作打算,而伊塔奥斯选择性的无视这件事,直到有一天伊戈说自己累了,想休息一下,伊塔奥斯这么长时间,也应该休息了,给他找了大溶洞休息,说等自己休息好了就回来找它,然而过了一年又一年,伊塔奥斯成年了,找到了自己的配偶,自己的幼龙都快满天飞了,伊戈一直杳无音信。

“然后你出现了”。

伊塔奥斯已经不再用人类的口气和洛丽丝说话了,就像一只巨龙和人类对话时表现的一样,它高高的抬起头俯视着人类,声音平静而庄重带着一点威严,他暴躁不耐烦像人类一样吐槽的样子再也看不见了,也许他的那一面再也不会表露出来了。洛丽丝像它郑重鞠了一躬,板甲的靴子在地上划出微微痕迹。

“谢谢您告诉我这么说关于我祖父的事”。

“战士,请问你的名字”。

虚空龙在战士离开之前突然开口问道。

“洛丽丝,我叫洛丽丝”。

 

时光流转,年轻的战士在地上升了堆火烤鱼,嘴里啃着魔法制作粗糙的面包,他吃相难看的虚空龙都不忍看下去,战士吃饱了躺在草地上看星星,纳格兰的夜晚充斥着虫鸣,天歌湖的湖水在星光下闪烁着光芒,而天空中斑斓的星空是最让人沉醉的。

伊塔奥斯打了个哈欠,它感到自己有些困倦了,于是他重新把自己盘卷起来,闭上眼睛,在梦里,它刚想飞上天空,一名战士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脖颈。

“走吧”。

他说。

 

               ———————————2011-12-23 19:30


热度(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