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Trader

Trader

 

她对那些绿皮小奸商们是没什么好感啦。

凡是生活在这世界,这个位面的所有生物,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喘气儿,只要你有大脑,不管你能动不能不能懂,几乎都和这些如同刷了绿漆的铁公鸡的地精们做过交易,亡灵也是,每次她都要十二分小心让自己不犯错,导致自己连成本都捞不回来。而对于这些地精,这世界上第一重要的是自己的小命,然后是钱,最后是爆炸,当然也有极个别的特异者愿意把前面这三样重新排序。

不过当下眼见着过去的盟友们被捆在这些明显有特殊意义的靶子上——虽然她曾经也想这么做——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那么,既然他们把命看作第一位,我把他们解救下来会不会得到报酬?

不过等一下,万一他们把钱看的比命还要重要呢?

亡灵突然又觉得自己不想救他们了,不过既然开始了就要结束,亡灵仅仅是停顿了一下就用自己携带着的小刀割断了这些被绑在靶子上等待被库卡隆处决的地精,他们没有和新任大酋长合作,这被视为极其严重的反抗,他们本来可以逃走,却又不想放弃自己在这个城市的一亩三分地。被解救的地精商人朝着被部落起义军攻破的城门跑去,有几名向亡灵保证如果他们的店重新开张,他们一定会给她打八点五折。

八折,还点五。

亡灵内心已经有点想骂娘了,但是她也仅仅是将头偏向一边用亡灵语小声抱怨了句什么,将最后一个地精放下来。这些地精被绑上去之前被库卡隆的士兵洗劫过,因为她看见有几个家伙在对她表示谢意的时候漏风的嘴巴,里面的缺口刚好是他们以前镶上的金牙的位置,而这个地精看起来是淡定也是最平静的一个,他活动了自己因为长时间被捆绑而麻木的手脚,然后对亡灵表达自己的谢意。

“谢谢”。

她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个。

“那么在我离开之前,你想看看我的货物吗?”

亡灵一副被萨满用雷劈过的表情看着这个几分钟前还被捆在靶子上任人宰割的地精,表情之精彩,之绝妙,如果这不是在战火纷飞的奥格瑞玛,空气中的烟尘还在漂着,她这副表情足以让好多个人围观。

“都是刚从潘达利亚运来的新鲜货色,东西是不便宜,但是你也知道,现在可是战争时期”。

他看着亡灵的表情既没笑出声来,也没表示惊讶,依然保持着他缺乏阴阳顿挫的,生意专用口吻和亡灵介绍自己的商品。

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做生意!!你脑子被奥格瑞玛的大门夹过吗!!!你他妈是不是要钱不要命!!

亡灵咬了咬牙,将这些话勉强咽下去,尽量平息自己的怒火和这个地精搭话。

“那么来杯柠檬水吧”

她是打定主义想看这个家伙吃瘪了,反正行进的部队选择在这里小憩一下,解救这里的无辜民众,她有的是时间。不过这个地精显然不会如她所愿,她绕过亡灵,径直走向她身后的一座歪歪扭扭塌了半边的房子里,由于这里刚被投石机轰炸过,满地都是焦黑的弹坑。一个死掉的库卡隆士兵被人砍了一剑倒在门口,他仍然面不改色的迈过他的尸体走进屋子,尚未落下的尘土随着地精在屋内的翻找又一次飞上了半空,他翻出来一个雕花的玻璃杯,但是上面的裂纹明显比雕花还要多,但既然它还保持着杯子的形状,那么它就是玻璃杯,他又找到了一个干瘪的不成样子的柠檬,用扎在门框的弹片勉强将它切成片,又从一个生锈的铁壶里倒了点清水,最后,他还拖过了一个铁箱子,将杯子放在上面充当桌子。

“给,尊敬的亡灵女士,您要的柠檬水,五个金币”。

不远处传来炮弹落地轰隆隆的响声,旁边就倒着好几个死人发出老大的血腥味,这漫天的尘土和迸发出的火药粉还在往下落,而这个地精自己的店铺都塌了半边,他居然还能做生意,还居然能变出一杯柠檬水来,而且,居然,这样的一杯破玩意儿要五个金币!

仿佛怒之煞附体的亡灵一边喝着柠檬水一边表达自己的心情,而那个地精拿着刚刚从废墟里翻出来锤子修补一块木牌。

“诺格机械店,二十四小时营业,全年无休”。

亡灵喝完她的柠檬水,心不甘情不愿的扔下了五个金币,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脸上还沾着黑灰的地精,已经在一堆废墟修好了自己的招牌,重新开始营业,路过的士兵看着这个地精和他店铺的招牌,表情都很精彩,也有几个好事者朝那个家伙搭话,那个地精仍然像变戏法一样从废墟里翻出来点什么满足他的要求——他甚至还修复了一个家伙破损的装备。

 

那些该死的绿皮矮鬼,还真是个纯正的商人。

亡灵不知道自己是该嘲笑他还是该感叹,她摇了摇头,继续跟着自己部队朝着奥格瑞玛的暗影裂口前进。


热度(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