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War

War

 

当下的时局让这个城市变成了战场。

按理说,每个能站起来的兽人都应该拿起武器上前杀敌,她也不例外,但她没有,这个女兽人翻出了自己闲置很久都要生锈了的锁子甲,过了好一段的和平生活之后,她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穿不上这套盔甲了。好吧,好吧,对于每个女性而言,随着年龄发胖是一个很重要的难题。

但也没有当下这个难题重要,她把屋内的家具都搬起来,把大门堵了个严实,为了安全起见,她把桌子拆了,用木板胡乱把窗户封上。当她做完这一切之后,拿起了自己好久不用的武器。因为忙了许久又太过疲累,兽人坐在墙角,尚未封上的窗户的缝隙透过一些阳光照进有些阴暗的室内,也照在她绿色的皮肤上,她抚摸着自己剑鞘上裹着的兽皮,这样的气氛不由的让她想起刚穿越黑暗之门之后的事情。

“巴特威尔阿姨,我们会没事么”。

这个被封死的小屋内有十一个孩子,他们都是兽人,他们都是孤儿,此时仿佛是为了需求安慰一般聚在她的身边。兽人穿越黑暗之门,来到艾泽拉斯,这个种族好战又自负,他们带来战争,带来灾难,给敌人带来痛苦,同样的,一切的一切也都平等的回报到了他们身上,只要争斗就会流血,只要流血就会死亡,我们用鲜血换回荣耀,用生命换回胜利,那么这次呢?我们还有什么可以拿来交换的呢?

“没关系,不会有事的”。

她强打起精神安慰围在她身边的孩子,她担心外面的那些库卡隆,黑暗萨满,暗影裂口反抗的术士,以及在这条小巷尽头架起来的投石车,他们的盟友,他们的敌人,哪一个都是她无法应付的。过了难熬的一小会儿,第一枚投石车扔出的炮弹落在了隔壁的屋檐上,近的几乎能嗅到刺鼻的火药味。

“我害怕!”

这还真是奇妙,曾经她还作为一个战士的时候,倒是从来没有畏惧过死亡,但她也有点害怕,不是怕自己死,而是怕自己没有力量去保护他人。

“待在我后面,把头低下”。

她尽量平静的回答,然后义无反顾的站在他们的前面。

 

睿智的先祖啊。

在第二枚炮弹落地之前,她不禁也开始向灵魂祈祷。

虽然我们做过很多错事,但也一定做过对的。

愿我们能平安度过这次战争。


热度(5)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