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Sister

Sister

 

“我希望……”

希尔瓦娜斯抬起一只手打算了前任,不,应该是前前任大酋长的话,转身离开。她很识趣,在这个需要部落和联盟好好坐下来谈话的时候,她是不能在场的,虽然她只是做了自己要想做的事情,而她也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被遗忘者的作风偏激又尖锐,但是每一次,每一次在部落遭受一些‘灭顶之灾’的时候,他们都会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这是这个寄人篱下的种族特有的自保方式,令他们的盟友不齿,又不得不让他们承认这是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而且除了这一点,还有一个看起来不太容易被说出口的理由。

温蕾萨·风行者,她也在这里。

风行者。

她在奥格瑞玛城外的夜风之中念着自己的姓氏。这个姓氏属于过去,一段传奇,一个辉煌的尾巴,而风行者三姐妹作为游侠中的佼佼者,和这段辉煌一起走向了末路,不,走向末路的只有她自己。奥蕾莉亚果断又勇敢,希尔瓦娜斯有着隐忍坚韧的性子,温蕾萨对待自己该做的事情总是非常的谨慎,那时候她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就像许许多多个有很多兄弟姐妹的家庭一样,虽偶有吵闹,但她们都在一起,她以为这样的情况会继续下去,就算她们各自结婚生子,还会保持着长久的联系,永不分开。

她们一个去了外域,一个成为游侠将军,一个区协助大法师拯救守护巨龙。

而如今,一个失踪了,一个又恨不得杀了另一个。

如果你现在去捞起被扔在达拉然喷泉的硬币,也许会找到属于希尔瓦娜斯的那一枚,不过此时此刻她更希望自己完全没有扔过那枚硬币。她曾是她们的家人,所以理所当然的,她爱她们,想要保护她们,希望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无私的赠与她们,而如今,她已经不需要我的保护了,我也不会再爱她们了,不是我想要抛弃她,而是我,一个集合仇恨和怨念的死尸,为了活着在这个世界上,为了复仇,做了太多她永远不会理解也不会接受的事情。

不是我想要抛弃她。

而是我不能再被依靠。

一阵久违了的酸楚涌上心头,她歪着头看着眼前的星空,这种让她心里空落落的情感将她笼罩,又让她不知所措,她思考了一会儿,脸部肌肉的微微抽动才让她恍然大悟。如果她还活着,这会儿已经流下眼泪,她的心,她的情感,她的身体和精神记得悲伤和痛苦,记得这个时候应该流出眼泪,但是她的身体不允许,这具死去又复活的尸体的泪腺已经干涸,眼泪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永远不可能再会出现的东西了。

 

她眨了眨不会流泪的眼眸,对着已经有些变冷的夜风笑了起来,是啊,是啊,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这还是她死后成为女妖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死了这个事实。


热度(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