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Care

Care

 

这里可真冷。

这里的风和雪原上凛冽的风不同的是吹在皮肤上没有犹如刀锋划过的刺痛,也不会把自己的披风吹的乱飞。洞穴里的风更为阴冷,它卷起角落的积雪吹散在半空中,映着洞穴石壁上垂下来的冰柱发出几星光芒,又跌落下来。血精灵猎人正躲在洞穴的一处角落里抱着自己的山猫伙伴,她把头搁在山猫的脖子上一下一下抚摸着它的皮毛,山猫歪过头蹭了蹭她的脸,嘴里的腥气喷到了猎人的脸上,她用手帮它去除胡须上挂的霜,眼神不由得忧郁起来。结冰的洞穴泛着蓝色的冷光,脾气暴躁的雪人在洞穴狭小的空间踱步,震下了头顶的点点雪尘,这大概已经是第三天了,被困在这个洞穴里,虽然她实在不想承认,但事实证明她确确实实迷了路。

啊,好冷。猎人揉了揉自己冻的疼痛的尖耳朵——有时候她真觉得辛多雷的尖耳朵是个累赘——她抱紧了自己的山猫,期待从它的身上获得更多的温暖。已经不是第一次陷入困境了,所以她并没有显示出更多的忧虑。反正我要是死了,我的‘蜂蜜面包’自己也可以活下去,她之这样称呼自己的山猫伙伴,是因为它棕色的毛让她想起了自己经常吃的一种食物。猎人渐渐的感到疲劳,她把脸埋在山猫的皮毛里闭上眼睛。怀里的山猫像个小暖炉一样,虽然后背的锁子甲已经冷的像块冰贴在身上,她还是晕晕乎乎的睡着了。不过她梦见的也不过是洞外的雪原,白色的猫头鹰,白色的雪豹和的老虎,熊是白色的,两个头的奇美拉长着冰蓝色的躯体,连肉割开也是这个颜色,长着白色鬃毛的熊怪围着火上一口锅发出可怕的怒吼,她躲在永望镇的屋里目睹的一场暴风雪,地平线被雪和风吹的模糊不清,天地之间只剩下茫茫然的一片灰白,除此之外全无其他。她最终的梦境是看到自己的山猫伙伴突兀的站在全白的冰雪世界中,对着空中发出低吼。

过了一会,她打了个激灵睁开双眼,看了看洞穴四周的环境,又看了看山猫的皮毛,掰断了身边的冰柱扔进嘴里,伴随着咯吱咯吱咀嚼冰块的声音,鲜血从血精灵洁白的牙缝间流下来,而她只是舔了舔自己被冰块划伤的牙床笑了笑。

“没关系,亲爱的,我不会丢下你的”

她宠溺的抚摸着山猫的皮毛,又捏了捏它粗硬的爪子。

“这里都是白的,你是咖啡色的,亲爱的,你在这里会活不下去的……”

 

她把头埋进自己宠物的皮毛中,山猫满意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所以我不能丢下你。”


热度(10)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