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Order

Order

 

那个亡灵正佝偻着背抚摸自己养的瘟疫犬。

不,并不是他佝偻着背,而是他俯下身子,因为他的背本就是佝偻着的,现在他转过身了,那些伏在他脚边的瘟疫犬压低自己的身体对入侵的勇士发出低低的吼声,亡灵本该是眼睛的地方是两个漆黑的窟窿,里面闪烁着幽幽火焰,皮肤泛着死灰,带着尸斑和虫洞,但是这具破损的尸体却伸出了自己的手,残缺不缺的手指已经露出森然的白骨。

“啊,欢迎,联盟的勇士们”。

这是一段简单的开场白,跟他的异常从容比起来,带头的战士显然非常愤怒。

“你这个污秽的,不该存在世上的生物”。

这么说,我活着是联盟的勇士,牺牲之后就成了污秽的东西了?纳萨诺斯牵动起自己已经僵硬的嘴角,做出一个称得上阴森可怖笑容。

“我是代表联盟除掉你的,你们亡灵的那个婊子……”

听到了这个称呼,这个曾是唯一的人类游侠不假思索的射了一箭,队伍中的牧师念起圣洁的咒文,箭尖仿佛射进了一团棉花一般,被弹射到一旁。亡灵放下自己手中的弓,虽然他的身体已经腐朽,但是他手中的弓仍然光亮如新,上面铭刻着精灵风格的柔软羽毛和刚硬的线条。

“希尔瓦娜斯女王”。

他执拗的纠正她在任何人口中的称呼,他并未指望自己的箭能射死那个家伙,只是想稍作警告而已。

“背信弃义一向是那个女妖的作风,亡灵不会派来任何援军……而你,凋零者,这就是你的下场,作为背叛联盟的下场”。

“呵……”

他发出仿佛叹息一般的嗤笑。

真好笑,不是么,当我死去并成为亡灵的那一刻,联盟就不会再接受我了,所以,怎样才是忠于联盟?是我从巫妖王的束缚中苦苦挣脱获得自由之后,就应该用圣光烧死自己?我坠入黑暗的时候,联盟在做什么?我被困在巫妖王的意志里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而我现在,我现在挣扎的想要活下去,你们又在做什么?

他握紧了自己手里的弓,上面铭刻着的花纹深陷在掌心,但他却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了。

“哦,那是因为,她需要我做一个弃子”。

纳萨诺斯·玛瑞恩——不,是纳萨诺斯·凋零者——他摊开自己的双手,又恢复了自己淡定自若的作风,自从他成为游侠之后,经常从容的面对各种各样的困境,现在,也不例外,因为他还是个蹩脚的学徒的时候就一句话,一个信念,一个仿佛魔咒一样,根深蒂固,令他坚信不疑的一句话。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我知道她会来的,她一定会来的。

哪怕是现在,自己深陷联盟的包围之中,没有任何胜算,他也还是会相信这句话。

“那么,我就如她所愿”。

 

语毕,他拉满了自己的弓,沉浸在杀戮之中。


热度(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