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Scornful

Scornful

 

这个战斗结束之后的队伍呈现出一片颓废的景象。

牧师小声的念着祈祷文,她半跪在地上,灼热的土地炙烤着她的长袍,如果不是这块地方的空气十分干燥和炎热,这个微微温暖着她膝盖的温度还算不错。她站起来环视四周,守门人燃烧着火焰的身躯躺在一旁,即使它已经死亡,它的翅膀仍然燃烧着不熄灭的火焰。她的右袖大半都被火焰灼烧成了黑色,上面暗紫色的符文已经失去了效力变成了灰白色,牧师皱了皱眉,抬头了望了一眼焦黄色不断落下火球的天空。

真是个鬼地方,她咒骂道。队伍当中其他的人正研究断崖上的一颗血红色宝珠,前方就是元素领主的宫殿,但现在他们面对的只是一个宽阔的悬崖。法师用手戳了戳那个宝珠,他表示这应该是一个用来传送到对面的施法道具,而盗贼反驳他这东西应该乱动的话会有什么危险发生,那边的猎人看了一眼在峡谷中飞翔的火鹰提议要不要先抓只火鹰当坐骑飞过去。就在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那个宝珠发出了一阵光芒,直指悬崖对面的宫殿。

突然大地传来一阵震动,摇晃着纤弱的牧师几乎站不稳,脚下的土地发出隆隆的地鸣,她蹲坐下来,勉强稳住身体,看见眼前的变化惊讶的合不拢嘴。

守门人身后原本是一道宽阔的峡谷,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对面才是拉格纳罗斯的宫殿。而现在,峡谷的中间凭空的出现了一道艳丽的火焰,震动惊起了峡谷中的火鹰,即使是这些羽毛由火焰组成的生物在撞到凭空燃烧的火焰也引发出一阵爆炸化为灰烬跌落谷底,每个人的耳边传来几句从未听过的低语,随着低语的嘶嘶声,那道火焰骤然沸腾起来,一时间所有的人没有出声也没有移开视线,空气中传来一阵一阵的热浪,炙烤着人透不过气来,而沸腾的火焰渐渐平熄,固化,而固化的形态正是一座桥。有着火焰燃烧形状的装饰镶嵌着烈焰符文的桥,从峡谷之中,从凭空燃烧着的火焰之中,出现了。

拉格纳罗斯,要比守护巨龙还要强大,要比这个世界还要古老。他虽然没有出现,但是每个人都感到了他力量和威严。这座凭空出现的桥带着这位元素领主强烈的存在感和恶意,展现在众人面前,而过了好久好久,队伍中的人才敢战战兢兢的踩在上面。

牧师也跟了上去,她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踩在还有热度的桥上,虽然火焰之地的温度足以灼痛她的皮肤,而牧师却不由的打了个寒噤。

他知道他们的到来,也知道他杀光了他的守卫,但是他仍然允许他们走入他的宫殿,这并不是欢迎,也不是示好。

而是对他们的轻蔑。

 

而这恰恰就是这位元素领主想表达的所有情绪。


热度(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