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Dance

Dance

 

“这个动作,代表感谢”。

女巨魔只有三根手指的蓝色手掌伸向天空,虽然她是一名女性,但是她粗糙的动作跟那些柔美的舞者还是区别太大,尤其是这个动作让她显得非常,非常蠢。她抬起自己的头,几根火红色的发辫垂在自己的脑后,胳膊弯曲,手臂收回,另一只手掌伸平举过自己的头顶。

“这个动作则是雨”。

终于她缓慢又一本正经讲解这个连贯舞蹈的课程被坐在一旁的亡灵的嗤笑打断了,这不怪她,因为把这段祈雨舞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分解,为了让她看明白,连动作也变的异常缓慢。亡灵大笑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表示自己认输了,不过巨魔萨满倒是没有任何不满。

“抱歉真是太好笑了……我说啊,没必要这样慢动作,我看祭祀上你不是跳的还蛮好”。

亡灵抱歉的摊开双手,她没想到自己只是好奇的问了对方是否能详细的给自己解说一下这段舞蹈的意义,那个萨满祭司就这样一本正经的开始教学了。

“那样你就不懂这个舞蹈的意义了”。

她双手掐着自己的腰,本着这个舞蹈在她心中所代表的重要意义开始说教。

“好了,厄尔妮娜,就算你要给她详细的讲解一段话,也没有必要逐字翻译是不是,还是一句话一句话来吧”。

另一名巨魔萨满坐在一旁看着自己同僚的笑话,他的两根长牙在他笑的时候显的更大了。

“……好吧……格兰洛,给我打拍子!”

被叫做厄尔妮娜的巨魔萨满伸手指向自己同族,理直气壮的指使对方,现在轮到亡灵看笑话了,格兰洛嘟囔着为什么是我,一边敷衍的用手打着拍子。

“……太慢了!”

似乎是发现了对方的敷衍,厄尔妮娜瞪着眼睛训斥他。

“好,好……”

格兰洛加快了击掌的速度,跟随击掌的拍子,厄尔妮娜开始重复自己刚才逐步做出的动作,她用脚掌打拍表示唤醒大地,她的手伸向天空表示对天空的感谢,她把手举过头顶做一个虚晃遮挡的动作,代表雨水的降临,最后她挥动双臂原地转了个圈子,锁甲的长袍随着惯性飞扬起来,萨满周身挂着的木头和骨制的小饰物碰撞在一起发出咕噜噜的声响,风吹过草地发出的沙沙声听起来像是她长裙飞舞的声音,她快速的舞动起来,代表雨水降临之前的风,在正式的舞蹈中这里会有一段急速的鼓声代表天空的雷电,她越跳越快,巨魔蓝色笨重的双足变得灵活起来,她扭动着自己的腰以表达着雨水即将降临,万物的喜悦。

当她结束这一段粗犷又细腻的舞蹈,亡灵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

“感谢天空赐予雨水,而在雨水的灌溉下,大地复苏?……我没说错吧”

 

刚结束剧烈舞蹈而停下来喘息的萨满,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水,点了点头。


热度(1)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