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兔腿

这里是兔的仓库,里面只有兔腿和蘑菇。

Weapon

 

我们拥有灵魂。

已经干涸的血液,这些温热的液体从最初泼洒在地面,已经急速的被土地吸收了,只剩下一个暗红的痕迹留在那里。风带来火药呛人的气味,温暖的海水腥气,还有浓重的血腥气,燃烧的尸体发出焦臭,盗贼毒药的有些微苦的涩味,猎人身边带着一只臭烘烘的狼,那个带着恶魔仆从的家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发毛的暗影气息。板甲靴子踩在沙滩上的感觉很奇怪,陷进去,拔出来,每一步走的都何其艰难。血液渗进沙滩流向大海,而这股血腥气正吸引着鲨鱼在浅水区焦躁的游动着。打扫战场的兽人拎起一具只有上半身的尸体,扔进了大海,等待已久的鲨鱼纷纷争抢着新鲜的尸体,海面上一时只能看见翻涌着血色泡沫的浪花。

我们拥有情感。

要在这里建起工事了,原木被一根根的堆叠好,被切割,分成块状,锯好的木头带着辛辣的气味,不等这味道散去,苦工和工匠已经开始建起一座瞭望塔的雏形。地精伐木机发动的声音,切割原木的声音,工匠大声喊着树倒了,工头命令苦工卖力工作,叮叮当当,这是锤子砸在木板上的声音。走进矿井,冰冷又透不过气,脚下的路黑暗之中传来阵阵不详的震动,这里是矿井的最底层,魂灵的苦工在这里无止境的工作,矿井用来照明的油灯骤然熄灭,耳边只能听到咔哒咔哒的矿车在铁轨上行驶的声音。空旷,黑暗,寒冷。

我们不是一个物体。

这里是一个考古挖掘现场,血骑士俯下身看着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跟他一模一样,白皙皮肤,细长耳朵,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双眼已经失去了光芒,就像一片落在地面等待枯死的树叶,上面只有无法驱散的阴霾。这样的光景让骑士想到了他在太阳井见到的景象,不同的是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刚参军的毛头小子,他拼命压抑自己的情绪。拼命,拼命,哪怕拿着剑的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不是因为恐惧,也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愤怒。他在压抑,拼命的用自己的冷静去吞噬自己灼人的怒火。

我们,不是武器。

不是刀,不是剑,也不是工具。

这里躺着的是我的姐妹,我的兄弟。

 

我的,同族们。


© 鹿角小兔腿 | Powered by LOFTER